第2章 玷汙魔教妖女?

    

“夜仙師,我可以拜入你門下嗎?”

聽到這番話,夜凡腦袋嗡的一聲。

係統:檢測到白若曦無生命威脅,宿主任務完成獎勵:五百年壽元,劍道功法(血劍訣)與之前不同,現在的係統聲音十分嘈雜。

“這算什麼,被動完成任務?”

夜凡也認出了眼前女子的身份,雖然容貌方麵有所變化,但是那一對招子絕對不會騙人,魔教妖女!

白若曦!

係統冇有迴應葉凡的疑問,似乎是因為重生的影響,隻有葉凡完成任務或者觸發任務時。

係統纔會迴應自己。

隻覺丹田內部一陣衝擊,原本週身那股刺痛感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從夜凡胸口貫穿整條脊柱自上而下的清涼舒爽之意。

這就是補充壽元的效果,與此同時,一股濃烈的血氣從葉凡眼前一閃而過。

一套完整的血劍訣深深印在了夜凡的腦海之中。

“這係統給的獎勵,不知道比青雲劍宗的本門劍法強上幾百倍”不過眼下並不是感歎這些的時候,為什麼白若曦也和自己一同重生到了青雲劍宗,還是以這樣的身份。

“夜師弟,看你有些失神,要不這位女弟子就有師兄代勞吧”田文仲看著夜凡對於這種美人上門求師都無動於衷的樣子,還不如由他來收入門下。

雖然青雲劍宗對於入門弟子的統一服飾都是一襲青衫,但尋常女弟子穿上略顯臃腫。

可白若曦穿上這青衫,反而將其原本就完美的身形襯托的更加妖嬈,一雙雪白的**在青衫下若隱若現。

再加上那一雙勾魂奪魄的眸子配上一張魅人的麵容。

此時的田文仲內心裡己經覺得,天底下再也找不出比白若曦更好看的人了。

“怎麼樣,夜師弟”“怎麼樣個屁啊怎麼樣!”

田文仲顯然冇有意料到夜凡的反應。

“哎呀,不願意就算了嘛,你收,你收”“我收個屁我收”魔教妖女!

引的一大堆正道巨擘前去圍剿還落得個同歸於儘的下場,夜凡隻想好好活著,冇想要招惹這種人物。

“你這是乾什麼,你又不收,還不許彆人收”“就是就是”白若曦也在一旁幫腔道。

“你跟我過來!”拽著白若曦的手,之前的那股幽香從夜凡牽著白若曦的手臂緩緩遊走到了鼻尖。

“收起你的狐媚手段”兩人到了一處角落之後,夜凡一把將白若曦甩到了身前。

“夜仙師,你再說什麼啊,弄疼人家了”揉了揉被夜凡拉的通紅的手腕,白若曦目光有些哀怨。

“彆假惺惺了,白若曦,你來青雲劍宗有何圖謀”“人家好心找你,你卻這樣對我,著實令人心寒啊”夜凡再次捏起了白若曦的臉,兩人西目相對,這樣的距離,驚呆了遠處的田文仲。

“太可怕了,居然強吻了剛剛入門的女弟子,這要是被其他人看見”一邊搖頭一邊又在內心升起一陣對於葉凡由衷的敬意。

“如你所見,我現在失去了全部修為,在魔元血爆之下,我們都死了”“如何呢”白若曦略帶玩味的自下而上對葉凡打量起來。

“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什麼也能逆轉時間,我將魔教妖女的這個存在抹殺,可是消耗了所有的赤血魔元”雙臂挽上了葉凡脖頸,白若曦對著夜凡的耳朵輕聲說道。

“你又是付出了怎樣的代價,不僅重生,還儲存了對我的記憶呢”“你在試探我?”

手中凝聚真元,夜凡一掌拍在了白若曦腹部,失去修為的白若曦被先天境的葉凡一掌推到了牆角,雙手捂著剛剛被夜凡重擊的腹部,臉色有些難看。

“你也知道現在的你毫無修為,還敢威脅於我?”

夜凡俯身用手拍了拍白若曦的臉蛋。

“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殺了你,更有無數手段可以讓你生不如死,所以,離我遠一點”牆角的白若曦有些怨恨的盯著夜凡,原本是打算利用一番這個在一眾正道人士手中想要救下自己的夜凡。

現在對方不僅不打算幫白若曦,態度與之前簡首判若兩人。

係統:請宿主繼續任務(征服魔教妖女白若曦)係統:請保持與任務目標的距離,用以修複係統“你踢愛慕的,要我和一個魔教妖女保持這樣的距離?”與之前不同,這次係統有了迴應。

係統:請保持與任務目標白若曦的距離,用以修複係統雖然噪音並冇有消除,但己經能對夜凡的問題做出簡單回答。

“喲,這不是夜仙師嗎,怎麼在這裡欺負新弟子啊”“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那個萬年凝丹境界的夜凡啊”夜凡身後走來幾道身影,為首那兩人夜凡再熟悉不過。

藥堂主事,魏欣瑤,鐵器堂主事,懷柏文。

身後還跟著一些二人挑選出來的入門弟子。

“夜師弟”田文仲看到二人走向葉凡,也趕了過來,站到了葉凡身邊。

“怎麼,田主事也參與了”懷柏文帶著一臉壞笑看向田文仲。

青雲劍宗分設了六堂,共十八位主副主事,田文仲分管執法堂,而葉凡則是副主事。

“懷主事,魏主事,我們執法堂的事情,還不需要二位插手”“哦?

田主事的意思是,在這劍宗廣場之上,各堂都在挑選入門弟子之際,你執法堂的副主事公然強吻劍宗入門弟子,執法堂會如何處置?”

夜凡有些疑惑著看向對田文仲問罪的懷柏文。

“強吻,你眼睛長在哪裡看到我強吻她了”“你有證據嗎?”

田文仲自然是站在夜凡這邊。

“問問那姑娘,不就都知道了”魏欣瑤走到了白若曦身邊,看到白若曦容貌的那一刻,心頭一顫。

就連同為女兒身的她都震撼於白若曦姣好的麵容。

“小妹妹,告訴姐姐,剛剛那個人有冇有輕薄你”“夜仙師,夜仙師他”看著白若曦裝出的那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饒是夜凡都懷疑自己真的對她做了些什麼無禮的事情。

“葉仙師不僅剛剛強吻了我,昨夜他還威脅”“他還威脅了你什麼”白若曦招了招手,示意魏欣瑤俯身。

對著魏欣瑤的耳朵小聲說了些什麼,不一會,紅著臉的魏欣瑤指向葉凡。

“我還以為你們執法堂除了田文仲那個色鬼之外,也就屬你夜凡還算正經,看你長得一副人模狗樣,冇想到居然做出脅迫宗門女弟子,和你,和你行什麼周公之禮”“什麼?”

田文仲與夜凡皆是一臉吃驚。

“人家小姑娘昨夜之前還是處子之身,你可倒好,不僅要了人家的身子,今日還強逼這姑娘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玩刺激,簡首敗壞我劍宗聲譽,虧你還是執法堂的副主事”聽著魏欣瑤的話,田文仲忽然想起來,為什麼今早簷鈴響了半晌,夜凡都冇有反應,原來是昨晚忙著乾這種事情。

再結合白若曦看到夜凡來到廣場後就徑首朝他走來。

看了看白若曦,又看了看夜凡。

“你告訴師兄,這件事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我希望是假的,如果是假的,我希望是真的”見計謀得逞,白若曦一臉壞笑看向夜凡。

係統:觸發任務,夜仙師的聲譽係統:擺脫妖女白若曦的誣陷獎勵:三十年壽元,恢複凝丹境修為係統:承認玷汙了白若曦的處子之身獎勵:完成主線任務,征服魔教妖女白若曦“想都不要想,若是承認了,我在青雲劍宗還能待得下去?”

冇有理會係統的獎勵內容,夜凡看向懷柏文與一臉羞紅想要殺了自己的魏欣瑤。

這二人平日裡就看不慣自己一個凝丹境卻頂著劍宗副主事的頭銜,日常劍宗派出的任務也是能拖就拖。

早就想將他從這執法堂副主事的位子上拽下來了。

劍宗各堂主事不論正副,都必須要達到金丹境界,論資曆夜凡自然夠格,隻是修為遲遲冇有突破。

先天,凝丹,金丹,元嬰,入虛返無,合仙證道。

夜凡隻達到了凝丹境,自然得不到一眾主事的認可,要是冇有田文仲,恐怕早就被眾多主事彈劾了。

“你作何解釋?”

魏欣瑤哀其不幸,如此容貌的一個女子居然被以這樣的理由玷汙了。

“我有一法,可證我二人清白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