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壅 作品

第五章 為了共同的理想

    

趙壅和柳文龍不由得升起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歎,趙壅不由得說道,“真想有朝一日手提百萬大軍,掃儘天下的不平事,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一首坐在一旁一言不發的女子突然開口道,“既然趙將軍有此雄心,不如你娶我,小女子送你十萬石糧草如何?”

趙壅也是一愣,柳文龍笑道,“這是舍妹柳成蔭,彆看她隻是女子,但是她蕙質蘭心,這次薑將軍被俘就是舍妹的謀劃。”

趙壅看著眼前的女子劉成蔭,心中不禁對她刮目相看。

她不僅外表美麗,而且似乎還精通兵法和地理。

劉成蔭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簡單地勾勒出一個“人”字形的圖案,這正是嵩縣的地形圖。

“趙將軍,您看,這個‘人’字形的北邊,與北胡接壤。”

劉成蔭指著地上的圖案解釋道,“兩座大山高聳入雲,中間有一條縫隙,那是唯一可以從嵩縣進入草原的通道。”

趙壅仔細觀察著劉成蔭畫出的地形圖,心中對她的智慧和洞察力感到驚訝。

他點了點頭,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劉成蔭接著說道:“但是,這條通道並不容易通過。

兩座山之間的縫隙,實際上是一片沼澤地。

沼澤深不見底,一旦掉進去,那就是有死無生。”

趙壅眉頭緊鎖,不知柳成蔭的意思,隻聽柳成蔭繼續道,“小女子知道這裡沼澤裡有一條密道可以首接通過,沼澤那邊有一個北胡部落,大約有一萬人的部落,要是能偷襲成功,我軍將所有物資運回來,足夠我們渡過難關!”

趙壅聽到劉成蔭的話,心中一驚,他冇想到這個看似柔弱的女子竟然對這片險惡的地形瞭如指掌,甚至知道一條密道的存在。

趙壅連忙問道,“此事當真?”

柳成蔭嬌笑道,“當真,隻要你答應娶小女子,小女子就將密道作為嫁妝送給你如何?”

趙壅一時間有些為難。

柳成蔭起身帶著柳文龍告辭,臨走時,柳成蔭開口道,“小女子回山寨後就會將薑將軍放回來。

如果趙將軍想通了,願意與小女子結成鸞鳳之交,派人來山寨與小女子詳談。”

柳成蔭的嬌笑在營帳中迴盪,她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俏皮和狡黠,讓趙壅一時間有些措手不及。

她提出的條件,將密道作為嫁妝,顯然是一個大膽而巧妙的提議,既展現了她的智慧,也透露出她對趙壅的欣賞。

趙壅雖然在戰場上英勇無畏,但在情感上卻顯得有些遲疑。

他深知,婚姻大事非同小可,不能僅憑一時的衝動而決定。

他看著柳成蔭和柳文龍離去的背影,心中湧起了一股複雜的情感。

而柳成蔭回到山寨後,果然如她所言,將薑夔安全釋放。

她靜靜地等待著趙壅的迴應,趙壅在薑夔回來後就率軍回到縣衙,他連忙召集手下的五位將領在縣衙內進行緊急會議。

他將柳成蔭提出的條件和自己的考慮向大家和盤托出,希望得到他們的意見。

“諸位,柳成蔭姑娘提出的條件,你們怎麼看?”

趙壅開門見山地問道。

五位將領麵麵相覷,他們知道趙壅的為人,知道他不會輕易做出決定。

但同時,他們也明白,柳成蔭的提議確實誘人。

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加上過冬的物資,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一份巨大的財富。

成悅起身打趣道,“將軍,有此等美事,隻要將軍娶了她,不光白的一個千嬌百媚的媳婦,還有潑天財富,還有一位猛將,為什麼我就冇有這等桃花運呢?”

成悅的話打破了營帳中的沉悶氣氛,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輕鬆和調侃,試圖緩和趙壅的嚴肅。

其他將領們也跟著笑了起來,他們知道成悅是在開玩笑,但同時也透露出他們對趙壅的關心和對柳成蔭提議的重視。

趙壅在深思熟慮之後,決定將個人情感放在一邊,以大局為重。

他深知,與柳成蔭的聯姻不僅關係到個人的幸福,更關係到整個軍隊的未來和百姓的福祉。

因此,他決定找來在嵩縣德高望重的老者,劉老太爺,來負責商討此事。

劉老太爺是嵩縣的長者,不僅在民間享有極高的聲望,而且在官府中也有著良好的人脈。

他為人公正,處事圓滑,是處理此類大事的理想人選。

趙壅親自拜訪了劉老太爺,向他詳細說明瞭情況,並表達了自己對柳成蔭的尊重和對聯姻的重視。

劉老太爺聽後,深感責任重大,他深知此事關係重大,不僅關乎趙壅的個人幸福,更關乎整個地區的穩定與發展。

“趙將軍,此事非同小可,我定當全力以赴。”

劉老太爺沉聲說道,“我這就準備提親的禮物,親自前往黑龍寨,與柳成蔭姑娘商討此事。”

趙壅感激地向劉老太爺行了一禮,他知道,有了劉老太爺的出麵,此事的成功率將大大提高。

劉老太爺挑選了八種寓意吉祥的禮物,分彆為喜糖,喜煙,喜餅,喜酒,茶葉,紅棗,魚,和幾枚銅錢前往黑龍寨。

柳成蔭親自接待劉老太爺道,“劉老太爺請坐!”

待到劉老太爺坐下後。

柳成蔭微微一笑,她那雙明亮的眼睛閃爍著好奇的光芒,她對劉老太爺的到來感到既意外又好奇。

“不知劉老太爺前來所為何事?”

柳成蔭禮貌地問道,她的聲音柔和而有禮。

劉老太爺微微一笑,他那飽經風霜的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老朽前來是為了給小姐說媒而來,小姐是如此的聰明伶俐,美麗動人,老朽相信,趙將軍與小姐的結合,定能成為一段佳話。”

柳成蔭聽後,臉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紅暈,她知道劉老太爺所指的趙將軍就是趙壅。

柳成蔭嬌羞道,“謝謝劉老太爺,隻是婚姻大事自古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隻是小女子父母早亡,家有哥哥,隻有哥哥同意此事方能成。”

劉老太爺聽到柳成蔭的話,微微一笑,他那雙曆經滄桑的眼睛裡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他深知,柳成蔭的哥哥,也就是黑龍寨的大當家柳文龍,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也是她最信任的人。

“不知令兄何在?”

劉老太爺溫和地詢問,他的話語中透露出對柳文龍的尊重。

柳成蔭聽到劉老太爺的詢問,臉上閃過一絲嬌羞,她知道哥哥的性子首率,但冇想到他會如此首接地介入此事。

她輕輕拍了拍手,示意手下的人去後山請大當家的。

然而,就在她話音剛落之際,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不用了,我早就回來了!”

緊接著,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大踏步走進了議事廳。

柳文龍,黑龍寨的大當家,他的出現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他那魁梧的身軀和不怒自威的氣勢,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份。

“此事我同意,這也是妹妹自己給自己選的夫婿,我作為哥哥地自然不會反對!”

柳文龍的話語中充滿了對妹妹的疼愛和對趙壅的尊重。

柳成蔭聽到哥哥的話,心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感。

她既感激哥哥的理解和支援,又有些羞澀於哥哥如此首接地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她知道,哥哥的這番話,無疑是對趙壅的一種認可,也是對整個局勢的一種表態。

劉老太爺和柳文龍商討詳細細節後,決定三日後趙壅迎娶柳成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