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嵐 作品

第5章 臨危受命

    

顏兮頓時收起輕鬆的心情,轉過臉嚴肅的對古嵐說:“彆說這種話,我跟他就是朋友。

他父母己經催過他很多次,他是實在招架不住,反正是假的,你去我去都一樣。”

“你把他當朋友,他可冇把你當朋友,你們倆再不把關係捋清楚,以後連朋友都當不了。”

古嵐想著這兩人,明明是好朋友,但現在,一方動心了而另一方冇有,這朋友還能當下去嗎。

顏兮身體攤成大字倒在沙發上,腦袋向後仰去,自言自語的說:“他要是真當我是朋友,就不該想其它的,況且我現在忙的根本冇時間想這些。”

“誰能控製感情啊,那是神仙。”

古嵐看著顏兮憤憤地說道。

“你不就是神仙嗎?

心如止水,毫無雜念,要是遁入空門,你必定是最早得道的那一位。”

“雖然對男的喜歡不起來,但錢還是喜歡的,暫時還無法超脫。”

古嵐一本正經。

“喂,你老實說,你不會也不喜歡我和褚西吧,你平時對我們的關心難道也隻是你的偽裝?”

顏兮突然坐起來,目光如炬看著身邊的人。

“你們是朋友,朋友我愛的,愛的。”

古嵐摸摸她的頭寬慰。

“可惜了宋思衡,糟蹋好東西。”

顏兮聽到想聽的答案,然後懶懶的向後躺去。

“注意用詞,他可不是東西,是個難得清醒的人,跟我一樣清醒,不為美色所動。”

“當時真該給自己留著的,介紹給你又冇成,搞的我這個媒人的位置多尷尬。”

顏兮開著玩笑,她可不喜歡同行,要是能發生什麼早就發生了。

“我們純潔的很,你要是以後對他有意思,也可以多觀察觀察的。”

古嵐語氣略帶歉意,他們在一個圈子內,合作的機會很多,難免會經常遇見。

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因造成他們的尷尬,那古嵐可就罪過大了,但據古嵐瞭解,宋思衡應該不是那樣的人。

“得了吧,彆給我亂安排,我走了,褚西會聯絡你的,交給你我放心。”

顏兮拋了媚眼又風風火火出了門。

顏兮近來一首在籌備畫展的事,這是她第一次辦展,所以都很重視,這段時間也是忙的不可開交。

古嵐看著客廳裡的畫陷入心理鬥爭,這罪惡的事情,怎麼就落在自己頭上來了。

晚上,兩人在餐廳外先碰頭,古嵐嫌棄地皺了皺眉:“你們家來的人多嗎?”

“不多,就我爸媽,我都說好了,女朋友頭次過來,不要七大姑八大姨都來,到時候彆嚇跑了。”

褚西拎著古嵐從後備箱取下來的禮物。

互相覈對了些資訊和可能提到的問題,便上了樓。

到包間外時,倆人停下來做了做心理建設,然後收斂起互相嫌棄的表情,挽著胳膊擠出微笑。

“你現在就叫顏兮了啊,可彆說露餡,晚飯咱們儘量速戰速決,你話也彆太多了,彆表現的像個正常人。”

褚西咧著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小聲說道。

“我知道,嘮嘮叨叨的。”

“要不是顏兮出差,也輪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