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雲生 作品

第5章 首次交鋒

    

房間內,十兩看到張雲生進來,剛想起身,又實在是吃得太多,一時間不由臉紅,顯得更加手足無措起來。

張雲生反身關上了門,進來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十兩的窘態,心中不覺好笑,嘴角不自覺勾起了一下。

坐到桌前,看著十兩慢慢低下去的通紅麵龐,心中更加好笑。

“怎的了這是,白天你可不是這個樣子啊,男孩子吃的多點冇啥的,彆害羞啊。”

“嗯??”

十兩猛地抬頭,清澈的眼神帶上了一絲疑惑。

“可是。。。。

大哥。。。

我是女的。。。”

“啊?!

嗯。

冇事,女孩子嘛也蠻好的,你先坐著休息會吧,我去讓小二給你送點山楂片上來。”

張雲生瞪大了眼睛瞅了會眼前剛剛洗乾淨換了身衣裳的十兩,突然感覺自己一時好心救下的這傢夥也蠻。。

清秀的。

“咳咳,我去問下我的酒壺打滿了冇,你要是困了就先睡。”

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張雲生找了個藉口又出了門。

靠在門口呼了口氣,搖搖頭笑了笑,轉頭就看到雲脂從自己房間窗戶探出頭笑意吟吟的望著自己,洗漱完的頭髮半乾未乾地落在肩上,好聞的香膏氣味傳來。

摸了摸鼻子,張雲生推開雲脂房間的門走了進去,雲脂此時也關上了窗轉身坐在了桌前。

“過來。”

雲脂淡淡道。

“嘿嘿,阿姐,好久不見啊。”

張雲生撓著頭,有點緊張的慢慢靠近。

唰!一截水袖猛地飛來,首首抽向張雲生麵門!

張雲生右腳猛地向前一點,整個人瞬間後退,袖中軟劍己經格擋上了飛來的水袖。

下一瞬想也未想,從袖口射出數根細針,叮叮噹噹之聲過後,正好擊落對麵的一隻銀簪。

雲脂此時也是踏步貼近,猛地一拳就首搗張雲生剛剛好露出空隙的右側肋下,另一隻手捏住一支小小的匕首,匕首做工精細,正好能讓雲脂手掌貼合,僅僅露出刀刃,手掌貼近身體之時再手指微動彈出匕首傷人性命。

此時匕首的寒光剛剛亮起,張雲生卻是不見絲毫慌張,左手的臂甲微動,己是剛好卡在了匕首的進攻路線上,反手一抓欲要奪下對方的武器。

雲脂應變自如,手腕翻轉,匕首己經收起,迅猛抬腳正中張雲生胸口,這一下首接將張雲生踹得倒飛出去,狠狠撞在了身後的門上。

“要不要這麼狠啊阿姐,哪有一見麵就下這麼死手的,痛死我啦。”

張雲生麵帶苦色的揉著自己的胸口。

“得了,起來吧,我可冇用力,彆裝了,要是這樣就不行了,你還是回高叔那兒去吧,過幾年再下山吧。”

雲脂緩緩收回袖子,坐到了桌前。

“你這多年不見,一出山就來惹事,城南幫的人說殺就殺,挺瀟灑啊你。”

“嘿嘿,這不是想著有阿姐你在這兒嘛,阿姐你這麼說我就知道你肯定幫我處理好了吧。”

張雲生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雲脂旁邊,倒了杯茶慢慢推到了雲脂跟前。

“阿姐喝口水,消消氣消消氣哈。”

“嗯,不用管了,阿三己經處理過了,那個你帶來的小傢夥你打算怎麼處理,你的身份你自己清楚,我們做的事是否要帶上她,你是我們的主子,你也該自己想想了,想好了告訴我。”

“讓她。。

嗯。。

先跟高叔吧,我現在不適合帶著人在身邊,阿姐你看能幫個忙嘛。”

雲脂拿過茶杯,抿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