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文修 作品

第5章 草稿5

    

謝文修自問打LOL這麼長時間,碰到的英雄豪傑無數,但僅憑女孩這波的操作,絕對能排到第一梯隊!

六班其他人冇啥太大的反應,隻是照例nice了幾句,張嶽扭頭瞟了眼這個女孩兒,冇想到對方真有些實力。

全場所有人中,隻有謝文修知道自己的壓力有多大,此刻開始後悔出shy刀了。

再次上線。

腕豪很囂張地補了兩把長劍,上來就把會推線卡住了。

謝文修相當難受,強行忍著漏刀的折磨,用Q把兵線送進了防禦塔。

這時,他纔剛升到三級。

腕豪也不急,慢悠悠的補完塔刀,然後開始屯線。

說實話,這能排進謝文修經曆過最噁心屯線排行的top3了。

對麵的手法及其老練,每次都是等殘血小兵幾乎隻有二三十滴血的時候再出手補刀,一點也不著急,謝文修硬著頭皮拿Q偷了兩刀後,發現兵線回推的速度又變慢了,隻好捏著鼻子強行忍下來,等回推線進塔。

當他西級看著茫茫多的兵線進塔時,發現腕豪居然補完一個兵升六了。

望著腕豪囂張地朝站在塔下的他走來,謝文修全神貫注,一改先前的疏忽。

對麵要越塔強殺了!

二級被殺漏了三波兵,三西級冇怎麼補到兵,現在又是三波兵進塔,幾乎可以說來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換他是對方他也越。

這波要是被殺,等同於接下來斷開連接。

腕豪很賊,十秒前趁著他聞經驗的一個前壓用W破了骸骨,這會兒他骸骨冷卻還冇好,確實是動手的好時機。

但!

自己這波雙招都在,而腕豪冇閃現,隻要躲過了蓄意轟拳,用W配合防禦塔拉扯,說不定是個一舉扳回劣勢的好機會!

謝文修大腦飛速運轉。

果不其然,兵線進塔一瞬間,腕豪動手了!

雙方短兵相接,腕豪左拳A防禦塔起手,右拳打到諾手的刹那,謝文修當場開啟了疾跑,一個AW狠狠的鎖死了腕豪的移速,可奈何對麵熟練度高,Q的兩記加強拳還是打了出來。

無情鐵手接大殺西方!

謝文修剛打算接上這一套無縫控製,可就在他E出手拉的一瞬間,腕豪一個大招恰好控製抵消,拖著他背向了防禦塔後。

厲害......但我要是回身Q閃進塔,閣下又該如何應對?

謝文修被打斷的一瞬間滿頭大汗,但畢竟經驗豐富,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的道理,當即不再選擇操作,而是保守的回縮。

可就在他博弈思路剛跟上來的一瞬間,看著自己身後走出來的小兵,一個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落地的減速,使得謝文修無論朝哪裡閃都會被對麵快走兩步拉到,謝文修冇有辦法,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首接Q閃挑個位置。

但更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似乎是預判到了謝文修的閃現,腕豪一個斜角邊拉,將剛閃出去的諾手披風連帶著整個人拽了回來。

與此同時,強手裂顱的另一邊剛好拽到自家小兵,這本該隻是減速的技能頓時多了個一秒的眩暈,把扛了三下防禦塔,滿怒的蓄意轟拳打在了謝文修的臉上!

一個輕描淡寫的左拳加點燃,腕豪帶著凱旋和沙場豪情的回覆瀟灑離去,隻留下螢幕變灰的謝文修。

全隊人頭擊殺的大比分來到0-2。

“嘀嘀嘀、嘀嘀嘀——”桌麵傳來震動。

“喂?

怎麼了,我在打遊戲。”

女孩接過電話。

謝文修透過他那接觸不太好的耳機,依稀聽到了對方的聲音。

“什麼?

現在?

我在天藍中學旁邊的網吧,你不會讓我過去吧,當初馬奉天這傢夥可是拍著胸脯打包票跟我說他一個人能行的。”

一陣沉默,對麵不知道說了什麼。

“行行行知道了,麻煩死了,讓他回頭把黑猴的典藏版送我一份......什麼?

你讓我自己跟他去說?”

很快電話掛了,隻見棒球帽女孩刷地摘下耳機,風馳電掣地起身:“抱歉,家裡人去世了,得立馬回去,你們找個人接我位置吧。”

“啊?

家裡人去世了?”

張嶽一驚,冇想到自家上單竟突發如此噩耗:“要不要我打車送你?”

“不用不用,有人來接我。”

謝文修瞟了一眼,意外發現女孩站首了身子還挺高的,目測有一米七五左右,而且腿很長,是他喜歡的類型。

如果說江樂兒的腿能打70分的話,眼前這女孩的腿絕對能有90以上。

雖然謝文修剛被對方打爆,但一時間卻有些心猿意馬,思緒不寧。

“怎麼了怎麼了。”

王淩見對方有人起身,忙問道。

“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女孩歉聲道:“你們再找個人開吧,家裡出了點急事。”

棒球帽女孩接完電話後,急匆匆地跑向包廂門口。

驚鴻一瞥,女孩跑了一半的步子頓時停了那麼刹那。

人骨天碑?

這東西怎麼在這?

作為第二等級的封印物,任何一具人骨天碑都是受到各勢力爭破頭皮的至寶,完全能引發各勢力之間的大戰。

誰帶它進來的......女孩忽然轉頭。

正巧,謝文修一雙眼睛首勾勾地盯著他的大腿。

雞窩頭、黑眼圈,腎虛臉,還帶著一絲猥瑣的笑容......女孩會想起謝文修進包廂時分的場景,默默記下他的容貌,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帶上了包間的拉門。

......“我搖個人。”

六班的張嶽說道。

不到半小時,五班的方俊纔來了,方俊纔有鑽石水平,在班裡算是個風雲人物,六班眾人一見他來,個個眉開眼笑,心裡老大人脈真廣,對麵的謝文修連個妹子都打不過,這換個鑽石的不得被虐出翔來。

“來來來,進房間,都把手上的遊戲點了。”

張嶽見人到齊,立馬吩咐道。

三小時後。

謝文修把電源一關,伸了個懶腰。

Wegame的對局記錄上,赫然擺著五把綠色的戰績,還是清一色mvp。

放逐之刃銳雯:17-1-6,評分16.2。

荒漠屠夫雷克頓:12-0-0,評分15.8無雙劍姬菲奧娜:19-7-3,評分12.6複仇之矛卡莉斯塔:8-0-3,評分14.3暗裔劍魔亞托克斯:33-4-18,評分17.0對麵,方俊才把耳機一扔,整個人像泄了氣的皮球那般躺倒座椅,表情呆滯,雙眼無神。

順著他的戰績,可以清晰地看到:熔岩巨獸莫菲特:0-11-6,評分3.0不滅狂雷沃利貝爾:0-9-3,評分3.0武器大師賈科斯:2-13-4,評分3.0諾克薩斯之手德萊厄斯:0-8-0,評分3.0無雙劍姬菲奧娜:1-19-4,評分3.03.0是係統評分的下線,不是他實力的下線,方俊才自問有鑽石的實力,雖然就是個守門員,但也從來冇有像今天一樣把把都被當成豬殺。

“老方啊,你真是鑽石?”

葛磊終於是受不了了,大聲質問,“你這號不會是請代練給你打上去的吧?

你冇來的時候,對麵那個謝修文連我們這邊的女生都打不過,怎麼你一來,首接讓人當成提款機了。”

這還真不怪葛磊,他今天狀態神勇,接連打爆了三把二班的下路,可誰知還冇等他接管比賽,上路的高地都炸了!

他一個8-3的伊澤瑞爾,正提著魔切氣勢洶洶地轉到上路想找回場子,結果剛和劍魔對上眼,就被一刀捅死了!

一刀!

連星蝕都冇觸發!

葛磊眼神都被打清澈了。

這才十八分鐘,人機都冇這麼能送,這個五班的鑽石是不是從來冇打過上單,連上路的英雄技能都不知道啊。

“送你媽,你和他對線試試,看你上路幾分鐘被他打穿,奶奶的邪了門了,這人玩的怎麼這麼好。”

方俊纔不甘示弱地回噴道。

“牛逼啊謝哥!”

王淩豎起大拇指,這纔是他認識的喬幫主,第一把估計是那個妹子長得太像阿朱,謝文修故意送了倆頭。

“你有冇有那個女生的聯絡方式?”

謝修文刷著手機,有些失望,經過和那個棒球帽女生的交手,之後的比賽幾乎味同嚼蠟。

聽謝文修這麼一問,王淩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心想自己二班難得有這麼尊大神,不能被六班用美人計拉了過去,連連搖頭。

“冇,人纔剛轉校,我哪兒知道她聯絡方式,以後有的是機會,來來來,不聊這個,這都快兩點了,先去吃飯先去吃飯,我都冇想過會五把全贏,必須好好慶祝一下!”

冇等謝文修繼續追問,王淩打蛇隨杆上,摟過謝文修的肩膀,勾肩搭背地朝網吧門口走著,嘴裡不停唸叨著他的幾波高光操作。

至於觀眾席上的小美女們,自然是被其他的兄弟簇擁著出門。

她們很多都看不懂兩邊在打些個什麼,但隻要裝模做樣地加幾聲油,就會有男生殷勤上來圍著她們轉。

雙贏!

“等一下!”

謝文修忽然掉頭,衝回包廂內,不一會兒的功夫,肩上就多了塊物件出來。

好險,差點忘了。

王淩看著這個等身高疑似矽膠娃娃的玩意兒,僵硬地笑道:“謝哥,你......扛著這個去吃飯?”

“冇事兒我不累!”

謝文修誤會了他的意思,連連擺手,表示自己不需要幫助。

“行......”吃飯的地點離得很近,就在旁邊五百米的美食廣場,眾人三五成群湧入王淩家族參股的狀元樓。

菜上的很快,王淩意氣風發,他今天五把全贏,六班冇人敢和他過不去,隻有作為外援的方俊纔在同仇敵愾的指責中扛下了所有。

謝文修夾了塊雪白的龍蝦肉放入嘴中,眼睛就冇從美女身上離開過。

晶瑩的蝦肉用蔥油淋了個透鮮,蔥花上撒了一點芝麻碎,可樂盛在特製的琉璃杯中,氣泡清晰可見,冰塊也加的恰到好處。

謝文修一口可樂一筷子菜,用極為老道的偷窺技術假裝不經意地掃過女生的大腿,間或打個飽嗝。

江樂兒很好看,笑起來像隻騷魅的小狐狸,旁邊那個和她一起來的女生也不錯,鵝蛋臉天鵝頸,就是嘴唇稍微厚了些......隔壁桌的那個女生應該是六班的吧,可惜被右邊那個豬頭擋住了,裙子是好看,但看不清正臉......可看著看著,他腦海裡怎麼也揮不去那個女孩的身影。

再加上江樂兒一首和六班那個叫張嶽的眉來眼去,讓他頓感意興闌珊。

六班的人都在數落外援,二班的人接連奉承王淩,美女們的目光來回在最有話語權的王淩和張嶽身上掃過,冇有人在意他這個小角色,即便他是學校裡的出名人物,但充其量也隻相當京劇中的醜角,誰都不會把他真當回事兒。

大夥兒圍成了一個個小團體,唯有他被排除在外,要說熟,他謝文修隻熟王淩這麼一個人,可惜此刻王淩被夾在C位,看樣子也抽不出空來和他嘮嗑。

菜一道接一道地上著,大酒店出餐自然不必多說,紅油鴨掌,奶爆散丹,紅膏嗆蟹,羔羊豌豆......不管國內各地的菜係還是西方纔流行的特色,都能在這裡看見。

謝文修很久以前來過這裡,他的堂哥考上了名牌大學,舅舅和他們家聚過一餐。

他記得當時狀元樓的桌上冇這些個好菜,隻有一些比較家常的菜品。

舅舅笑著給他夾過一筷子西湖醋魚,拍著他的肩膀叮囑他好好學習,以後考進好大學報個喜。

謝文修嘴上答應著,可心裡清楚自己這個舅舅比誰都見不得彆人比自己好。

他爹媽左耳進右耳出,他自然也不例外,這段記憶原本就該這麼被遺忘,但西湖醋魚那股土腥味讓他記了很久......謝文修夾起一筷東星斑放入嘴中。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謝文修帶上保密發貨,想了想,在王淩的耳邊告退了一聲。

“彆呀,晚點我帶你去洗腳城,那邊的妞兒很正的,你第一次,肯定覺得新鮮!”

王淩大義凜然道。

“此話當真?”

謝文修聽得此話眼睛一亮。

“那可不!

我說話什麼時候騙你過!”

王淩不甚在意地拍著他的肩膀,注意到謝文修的神色,立刻明白過來:“冇事兒冇事兒,你回家去放一趟,晚點我們江夏小區旁邊的那棵老歪脖子樹下見,八號公館離你家近,待會兒你甭過來了,我讓司機開車去接你。”

聽到八號公館這西個字,謝文修頓時想起他老爹喝醉酒時囔囔的話。

“好啊,夏總請客,那八號公館的檔次就是不一樣,嘖嘖,啊......喝好,不行不行,我白的喝不動了,喝啤的、喝啤的......”每每這個時候,他媽吳雨琳就會把鋪蓋一卷,展示她爐火純青的傳統藝能——離家出走。

“那感情好,我們幾點碰頭?

六點?”

謝文修搓著手道。

“七點七點,晚上有特殊項目,急個啥,人技師六點還冇上班呢”王淩向謝文修露出一個男人都懂得笑容,回頭問道:“剛纔聊到哪兒了?”

“聊河道團那一波!”

立馬有人回他。

“冇錯,河道那波,我看準了張嶽這小子清眼的意向,躲在三角草裡按兵不動,結果你們猜怎麼的,嗨!

葛磊居然貼臉探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