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沉香 作品

第5章 往事不要再提

    

第一次瞭解有關自己親生父母的事情,溫泉內心極為複雜。

即使是這群不是人的傢夥們騙自己的,自己也挺感動的。

至少父母是愛他的,他不是被父母遺棄的孩子。

檔案袋裡兩人的結婚照,看起來真的很美好,自己應該是結合了他們的優點長出來的。

而且…資助自己的人,確實是溫柔和泉先。

他也曾經疑問過,溫這個姓不算大姓,資助自己的人與自己是否有親緣關係,信托公司那邊給出的答案將他的美好願望紮得支離破碎。

“不好意思溫先生,資助您的溫柔先生和亡妻泉先女士並未有過後代,想來是因為同姓,拿您當作是自家小輩來關照了。”

溫泉也曾爭取過想要見一下這位資助自己的溫柔先生,得到的回覆卻是。

“溫柔先生年事己高,實在是不方便。”

原來不是年事己高,而是撒手人寰。

溫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腦中思緒萬千,卻硬生生被諦的聲音打斷,根本不給溫泉時間繼續傷感。

“你雖然是隻半人半妖,但泉先的能力你繼承得為頗為完整。

不得不感歎達爾文的物種進化論,雖然大多是扯淡,但是優勝劣汰,適者生存這套理論在泉先這個種族身上果然體現得淋漓儘致。”

泉先一族雖然冇什麼大本事,但是天生就有一種能讓人不自覺產生信任的能力。

隻要泉先不主動想著傷害對方,不論對方多麼強大,都不會對泉先產生惡意。

諦聽一邊給溫泉介紹泉先一族的能力,一邊感慨。

“也不知道當年嬴政和徐福到底是用了什麼逆天的邪術,你們泉先一族差點被他滅族。”

為了讓溫泉記住自己男朋友的好,諦聽對著劉沉香抬了抬下巴,示意溫泉看向自己的男朋友。

“前些天瞭解了你的情況之後,沉香還打電話問過他師傅,就是鬥戰勝佛孫悟空。”

諦聽講劉沉香的時候,語氣驕傲,眼神裡帶著光。

孫悟空幫著劉沉香一同西處打聽有關泉先一族的往事。

有那段歲月記憶的生靈得知這對師徒打聽這事兒全都繞著這兩位走,往日巴結這兩位的生靈全都躲得遠遠的。

孫悟空殺到南海向南海龍王敖欽打聽此事,敖欽諱莫如深。

劉沉香帶著諦聽去問白澤,白澤也隻輕描淡寫的帶過,冇有說到任何重點,說完還對他倆補了一句。

“此事莫要再提,也莫要因此事去灌江口叨擾二郎真君。”

說到白澤讓他們不要過多的追究的時候,諦聽有些不耐煩。

嬴政殺鮫人取煉油的時候,他還在地府當狗,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白澤知萬物,自然知道如何剋製諦聽的天賦,讓自己聽不到他的心聲。

溫泉被諦聽說的話吸引,不再沉浸於父母悲慘的愛情裡。

“抱歉,纔想起來你對泉先這個種族冇有什麼認同感,說了這麼多才發現你都當故事在聽。”

溫泉尷尬的笑了笑。

他確實是當故事在聽。

諦聽雙手十指交叉擱在下巴底下,胳膊肘支著身體向前傾,上半身在桌上投下一片陰影。

明明是一個斯文白淨的男孩,此刻卻給溫泉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壓力。

“說白了吧,找你來就是衝著你那泉先的能力,隻要你不是倒黴透頂碰到嬴家後人或者徐福後人,你就能橫著走。”

連天帝和二郎真君都無法對其有惡意的種族,天賦是真的強大。

“不過你放心,你雖然是咱們居委會的員工,但也是咱們小區的居民,為了保證你的安全,我們也不會讓這兩人的後代靠近咱們小區的。”

嬴政和徐福的後人都是人,根本無法入住天帝花園小區,但這並不耽誤諦聽想要獲取溫泉的信任與好感。

“前提是你不要冇事找事,主動對旁的生靈露出惡意,不過本尊建議你還是先通過自己的天賦,找到一個強大的靠山。”

比如你的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