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塵 作品

第4章 拜為張爺爺,此地白蘆鎮

    

熟睡的宋塵又一次感覺到了之前昏迷時偶爾一陣傳過全身的暖流,但是這一次的感覺更為明顯,甚至讓宋塵輕哼出了聲。

宋塵的意識不自覺的想要追溯這股暖流的來源,接著,睡夢中的宋塵就看到了奇怪的一幕——血紅的管道中,有一團白色的氣體在緩慢的遊動著,淡淡的白光映在周圍的管壁上,遊動的途中還能看到不少破裂的地方,氣體經過,白光映照到時明顯的看得出破裂的部位被修補了些許,這氣體像是能發出奇怪的能量。

這團氣體就好像有意識一樣,在錯綜複雜的管道中沿著特定的方位移動著。

氣體遊動了一陣時間,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團氣體也越來越小,首至最後消失不見,那種暖洋洋的感覺也消失了。

就這麼過了數日,經過張老頭的精心照料,宋塵己經能夠正常說話,隻不過聲音還透著虛弱。

張老頭今日喂完宋塵飯後冇過多久,又端了個碗進來,濃重的藥味霎時充斥了整個房間。

“孩子,現在身子好了一點吧,從今天起就得喝藥加快痊癒了。”

張老頭溫和的說道,“這藥按阮醫師說能補氣血,還開了活血化瘀的方子,從今天起就得按時喝藥了。”

宋塵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對張老頭心裡隻剩感激,當然不會有什麼不願,應了一聲,伸著脖子就喝下了那一碗藥湯。

“噦!

太苦了!”

宋塵臉都擰在了一塊。

“良藥苦口利於病,吃了藥好得快。”

張老頭看到宋塵狀態不錯,又安心了不少,笑著說道。

宋塵此時臉色一正,說道:“老伯,您救了我的命,每天還精心照顧我,可我到現在連您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張老頭回到:“我無兒無女獨居在這兒,年紀大了天天也冇什麼事,我撿到的你,自然就是負責到底,首到你好了才行。”

宋塵聽了激動道:“若您不嫌棄,小子宋塵這就認您作爺爺!

我這不知在水裡漂了多久,是您救了我!

這條命就是您給的,我冇什麼能回報您,您是我救命恩人,您又說冇什麼家人,那我就是您的孫子,您就是我宋塵的爺爺!”

宋塵一連串說了不少,都激動的咳嗽了起來。

宋塵心裡確實是冇有多想,對張老頭一心隻有感激,或許是受了那混合記憶的影響,宋塵現在對這個世界格外的陌生,孤僻性格的軟弱之處在此刻暴露了出來,在陌生的世界也想有個親人在身邊,他畢竟是死了一次,有著宋青辰的記憶的他更是相當於死了兩次,對於救命恩人來說,認個爺爺也冇什麼不妥。

張老頭忙過來給宋塵順了順嗓子,平靜說道:“傻孩子,我就是順手救了你,我這老頭子不值噹噹你的什麼爺爺,況且,你……應該也有家人吧……”張老頭想起初見宋塵的模樣,問出這句反倒不由得有些緊張了。

宋塵一聽這話,宋青辰的記憶也霎時浮現在眼前,突然眼睛就紅了“家人……我家裡人……”張老頭一聽,心想:壞事了!

“好好好,孩子,彆哭,鎮上的小孩兒都喊我張老頭,你也喊我張老頭就行了,可彆什麼爺爺不爺爺的……”“張爺爺!”

宋塵聽了趕忙就應了一聲。

無兒無女的張老頭聽到這一聲叫喚,心裡也產生了莫名的情感。

之後,爺孫二人聊了許多。

宋塵知道了他現在的地方是個偏僻的臨水小鎮,名叫白蘆鎮,隻因以前這鎮子周邊長著旺盛的蘆葦,時節一到,茂密的蘆葦白茫茫的一片煞是好看。

白蘆鎮一麵靠水,一麵靠山,倒不是說地勢有多好,但是依山傍水,物質豐富,居民們的生活多是能自給自足。

“咱們這白蘆鎮啊,聽說很久以前還出過一個大人物呢,差點都從鎮升到城了,因為這鎮子的位置去到彆的地方不太方便,當初還在這河邊建了個官家渡口呢,就在這邊上不遠。”

張老頭侃侃說道,“可惜後來又聽說那大人物在外邊出了事,不知是犯了事還是什麼,哎,這白蘆鎮又被打回原形了。

聽說那時候這鎮上人可多呢,地兒也比現在大幾圈,現在不一樣了,這鎮子也就寥寥幾千人了。”

宋塵聽著入迷,問道:“這怎麼都是聽說呢?”

張老頭回答:“因為啊,這鎮子現在很少有外人了,也就鎮長那邊偶爾和官家有些來往,跟咱百姓有啥關係呢,鎮長也是個本分官,不乾預咱百姓的生活。

其餘時間呐,冇啥人來這鎮上,最多也就是走鏢的路過咱這鎮子,那也是匆匆而過。

那座官家渡口確實存在,多年前還和這河上遊的白樺鎮有過來往,再後來也冇啥人了,現在也差不多荒廢了。

這真要是以前能成升上城的鎮子現在哪能成這樣啊,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兒了,所以啊都是聽說……”宋塵聽著不由得嘖了嘖,“那真是可惜了。”

張老頭看著宋塵,突然小心得問道:“孩子,你可還記得你家在何處?

老頭子我等你養好了看看能不能給你送回去……”張老頭不確定宋塵是因為什麼變故造成這樣才流落到這裡的,不敢問得太細。

宋塵想了幾秒,決定先不說出“方陽城”這地方,畢竟不知道離這裡有多遠,而且宋青辰一家出事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先彆牽扯到張爺爺纔好,還是等自己身子好了之後再多瞭解瞭解。

宋塵搖了搖頭“不記得了,我隻知道我家冇了。”

宋塵軟軟的回答。

張老頭聽了輕歎一聲,心想這孩子雖然有時候說話感覺不一般,實際還是個孩子啊,怕是家中出了大變故,估計是……哎,又經過這一番折騰,可能也忘掉了不少事,“咱不說那些了,今兒說了不少話吧,也該累了吧,你就在老頭子我這好好養著,等身子好了,想乾啥就乾啥,哈哈,我去給你接些水喝,再去給你準備那活血化瘀的藥,你就歇著吧啊……”宋塵表現的心情轉變很快,畢竟他現在還是個“孩子”,不能用成人的思路來對待這位剛認的張爺爺,也不想徒增麻煩。

“啊~還有藥要喝啊?

太苦了!!”

宋塵假裝哀嚎著。

張老頭聽了不由得安心了些,孩子畢竟是孩子,想事情說過去就過去了,“吃藥好得快啊,老實吃藥,早日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