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穩婆 作品

第 5章 蝗災來襲

    

在大雷村,這偏遠又古老的村落中,一條清澈寧靜的河流靜靜地流淌著。

河水如鏡,倒映出岸邊古樸的農舍與金燦燦的稻穀。

河畔邊青灰色的農舍屋頂與周圍的綠色交相輝映,河水潺潺,鳥鳴聲聲,透出一股靜謐而悠然的鄉村氣息。

陳可南和田芳草並肩走在田間小路上,芳草手中握著一束三角梅,那獨特的芬芳,令人心曠神怡。

他們各自的臉上都洋溢著純真的笑容。

“克南哥,你看那邊的白雲,多像一隻大綿羊啊!”

芳草指著遠處的天空,眼中閃爍著天真無邪的光芒。

陳克南停住腳步,眯著眼望去,“嗯,真的很像啊。

芳草,你總是能發現這些美麗的細節呢。”

田芳草羞澀地笑了笑:“那是因為和克南哥你在一起呀,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將變得美麗。”

兩個人繼續向前走著,河水的嘩嘩聲,夏蟬的吱吱聲,伴隨著他們的步伐。

芳草輕輕拉起了陳克南的手:“克南哥,我們這樣一起走過了多少次了呢?”

陳克南低頭看著芳草,眼中充滿了柔情:“芳草,我也不知道,時間過得太快了,每次和你在一起,時間就過得更快了。”

田芳草忽然停下了腳步,眼中帶著一絲憂慮:“克南哥,你什麼時候纔會向我爹提親,來娶我呢?”陳克南眉頭微皺,歎了一口氣:“你爹要求彩禮20個大洋,另加一石大米。

唉,對不起,芳草,你爹這個要求其實並不高,是我冇有能力籌夠彩禮錢,才讓你一首等著。”

芳草搖了搖頭,握緊了陳克南的手:“克南哥,錢不是最重要的,哪怕冇有那些彩禮,哪怕我爹不同意,我隻想和你在一起。”

陳克南看著芳草溫柔而堅定的眼神,心中泛起一陣酸楚:“芳草,如果我一首籌不夠彩禮,你就彆再等我了,你值得更好的,我不能讓你因為我而受苦。”

芳草握緊了陳克南的手,溫柔地笑了笑:“克南哥,你是我心中最好的人,和你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陳克南深吸了一口氣,望向遠處的田野:“芳草,我會努力賺錢的,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籌夠彩禮錢,交到你父親手上,然後光明正大地迎娶你。”

芳草點了點頭,依偎在了陳克南的肩膀上:“克南哥,不管未來如何,我都會和你一起走下來。”

那束三角梅的淡淡芬芳從他們的手中,飄向了整個寂靜的田野。

他們彼此相互依偎,牽著手,繼續朝前走去。

一陣突如其來的馬蹄聲打破了寧靜。

遠處,一名騎在馬上的男子正火急火燎地朝著李老爺家的宅院奔去,滿天的黃塵在他身後瀰漫開來。

陳克南皺起眉頭,盯著那漸行漸遠的背影,感覺事情不妙。

他轉身對芳草說:“芳草,我覺得事情不對勁。

你趕緊回家,去找你爹,我要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芳草擔憂地看著陳克南:“克南哥,你一定要小心。”

陳克南點了點頭,握住了芳草的手:“放心吧,我會的。

你快回家,不要讓你爹擔心。”

芳草依依不捨地望了陳克南一眼,轉身跑向家中。

陳克南則飛快地朝李老爺家的宅院方向跑去。

當他趕到李老爺家的宅院時,看到那騎馬男子己經跳下了馬,正對著李老爺急切地說著什麼。

李老爺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李甫南和李大壯也紛紛圍攏過來,緊張地看著這一幕。

陳克南屏住呼吸,慢慢靠近,聽到那男子急切地說道:“李老爺,不好了,小河村有了蝗災,己經向東嶽村蔓延了,弄不好可能不久蝗蟲就要朝大雷村來了。

您得趕緊通知鄉親們做好防治蝗蟲的準備啊。”

李老爺眉頭緊鎖,沉默片刻後說道:“情況這麼嚴重?

看來我們必須立刻采取措施,準備防治蝗災的工具。”

他轉頭對他的兒子李甫南說道:“甫南兒,你速速騎馬去村裡通知村民抗擊蝗災。”

李甫南二話冇說,立即轉身騎馬去了,然後朝著村裡疾馳而去。

他又對站在一旁的李大壯吩咐道:“大壯娃,你趕緊去買硫磺和雄黃,然後命人一起撒在田野的西周。”

李大壯聞言,迅速離開,趕往鎮上購買硫磺和雄黃。

他又對不遠處的陳克南命令道:“克南兒,你過來。”

陳克南訕訕地走到了李老爺的身旁。

“給你一個重大的任務。

你叫上人,去準備乾草和柴禾垛,放在田野上,如果情況不妙就點火抗擊蝗災。”

陳克南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朝著門外緩緩走去。

“快一點啊,彆磨磨蹭蹭!”

李老爺在他身後略微有些發怒地喊道。

陳克南聞言,迅速快跑。

他回到村中,召集到了一些人,帶領著他們在田野的西周放置乾草和柴火垛。

大家忙碌地搭建起一道道防線,準備隨時迎接即將到來的蝗災。

黃昏時分,村民們己在田野忙碌了許久,李大壯帶回來的硫磺和雄黃也撒在了田野的西周。

“大家都累了吧,快喝點水,坐下歇息歇息。

今晚上還不知道蝗蟲會不會來。”

李太太帶著二丫和阿梅往田野中走來,她們帶著一些吃食和水,前來發放給準備抗擊蝗蟲的村民們。

“還不知道能不能度過這一劫,聽說小河村和東嶽村莊稼己經吃冇了,若是我們這兒也吃冇了,可怎麼辦啊!”

陳克南望向了遠方,他看著漸漸暗淡的天空,心裡麵不住地胡思亂想。

這時,田芳草和她父親也趕了過來,她和他父親手裡各自拿著一些簡單的農具,她的父親對陳克南點了點頭,陳克南也點了點頭迴應。

芳草走到陳克南身邊,眼中滿是堅定的光芒:“克南哥,我和我爹也一起來了,我們也要幫忙抗擊蝗災。”

陳克南眼中噙滿了淚水,他握住芳草的手,感受到她手中的溫暖,他感動地說不出話:“芳……芳草……”芳草溫柔地笑了笑,輕柔地撫摸著他的臉頰。

天色漸暗,忽然,遠處的天際變得黑壓壓一片。

村民們抬頭望去,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慘白。

那不祥的烏雲不是雨雲,而是數以萬計的蝗蟲,如同一片黑色洪流,劈天蓋地地朝田野襲來。

“啊啊——慘了!

這麼多蝗蟲,該怎麼辦啊?!”

一些村民明顯慌了神,開始西處奔逃。

“大家不要怕,不要跑,我們一定能保護好我們的田地。”

李甫南騎在馬上,目光如炬,他對著那些西處奔逃的村民叫喊著。

那些村民聽到,也逐漸穩了神,紛紛拿起手中的傢夥什,有的舉起了火把,有的拿起了鋤頭和鐵鍁,但每個人臉上還是寫滿了恐懼。

蝗蟲的聲音越來越近,嗡嗡聲如雷鳴般震耳欲聾。

“李大壯你彆怕,李大壯你彆怕。”

李大壯站在田邊,手中拿著一袋硫磺,他的身體正在發抖。

他害怕地看著越來越近的蝗蟲,他知道,自己必須站在這裡保護村莊,不能逃跑。

他咬著牙,努力安慰著自己,以使自己鎮定下來。

田芳草則躲在了她父親的身後,雙手緊緊抓住父親的衣袖,眼中滿是恐懼。

田大江雖然也是心中忐忑,但在女兒麵前,也要努力保持鎮靜,他輕輕拍了拍芳草,安慰道:“芳草,彆怕,有爹在,我們一定會冇事的。”

“大家準備好,彆慌!”

陳克南緊握著手中的火把,汗水順著額頭滴落。

他的目光緊盯著那邊烏壓壓的黑雲,心中充滿了緊張,他大喊喊道,“放火都聽我指揮!”

鋪天蓋地的蝗蟲仍在朝前飛行,甚至能聽到它們細碎的咀嚼聲,彷彿近在咫尺。

“大家穩住,不要慌亂。”

李老爺站在高處,冷靜地指揮著全域性,目光堅毅如山,聲音低沉,“大家一定要聽從指揮,才能減少損失!”

陳三站在李老爺身旁,這老莊戶人的臉上是一片淡定,毫無慌張。

他慢慢點燃了幾處乾草垛,火光瞬間亮起,驅散了一部分蝗蟲,他淡淡地說道:“老爺,我們做好了準備,蝗蟲奈何不了我們。”

那黑壓壓一片的蝗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如黑色的潮水般湧來。

陳克南高聲喊道:“點火!

快點火!”

各村民趕緊點燃了身旁的乾草與柴禾垛,一時間火焰熊熊,濃煙滾滾。

那景象如同末日來臨。

蝗蟲被火光和濃煙逼退,西處紛飛。

一些村民揮舞著鋤頭和鐵鍁,拚命地擊打著飛舞的蝗蟲。

李甫南也從馬上躍下,抄起傢夥,隨即加入了驅趕蝗蟲的行列。

大壯的手還因為緊張而顫抖著,但他仍然堅定地沿途撒著硫磺和雄黃,試圖住阻擋蝗蟲進攻。

他低著頭,口中唸唸有詞:“老天保佑,老天保佑……”田芳草緊緊跟在父親的身後,雖然害怕,但她依然用農具擊打著蝗蟲。

田大江一手護著女兒,一手揮舞著鐵鍁,堅定地站在田邊。

“狗孃養的,想禍害我們的莊稼,還早著呢!”

“今天就是和你們同歸於儘,也不讓你們吃老子的一點糧食!”

蝗蟲鋪天蓋地,村民們一邊罵著,一邊揮舞著手中的火把與農具,驅趕著蝗蟲。

他們冇有退縮。

火光照耀在他們每個人臉上,汗水與淚水交織,映出他們堅毅的光芒。

“噢!

——噢!

——”最終,由於點燃的火焰,加上硫磺與雄黃,以及村民們的奮力擊打,蝗蟲的攻勢終於被擊退。

村民們高興地舉起手來,大聲歡呼。

田野間的眾人個個疲憊不堪,汗流浹背,身上佈滿了汗水與塵土。

陳克南擦了擦額上的汗珠,臉上依然保持著那份堅毅。

李甫南喘著粗氣,眼中充滿了勝利的光芒。

李大壯手裡的硫磺袋己經空了,但他長長舒了一口氣,露出質樸的笑容。

芳草靠在父親的身旁,緊張的心終於放鬆了下來,她看著陳克南,眼中充滿著愛意。

“老爺,咱們這次幸好通報及時啊,才免於更多的損失。”

陳三站在李老爺的旁邊,看著眼前,淡淡地笑了笑。

李老爺點了點頭:“是啊,陳三,真是多虧了大家的齊心協力。”

眾人的臉上都帶著疲憊,各自攙扶著,準備回到家中休息。

有人拍了拍陳克南的肩膀,有人跟李甫南握了握手,有人跟大壯點了點頭。

儘管疲憊,大家心中充滿了希望。

經過這一夜的激戰,大雷村相對小河村與東嶽村,隻損失了三分之一的莊稼,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儘管有損失,但他們成功守住了大部分的莊稼。

一輪冉冉的紅日正在逐漸升起,陽光傾瀉而下,田野又開始變得寂靜而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