媞卡 作品

第5章 這個保安真不簡單

    

這個保安真不簡單風,淒厲的哀嚎著,裹挾綿密的雨在空中傾斜翻滾,狠狠拍擊著地麵。

一隻腳蹼踩進水坑,發出啪嘰一聲脆響,個頭碩大的牛蛙趴在天台護欄上,烏溜溜的大眼睛向下俯瞰,嘴角勾起若有若無的弧度,嬌憨中透著一絲狡詐。

“蛙蛙,你覺得這隻平胸女魔有冇有資格進入咱們學校啊?”

一隻毛茸茸的短小鰭肢拍了拍牛蛙的背。

胖乎乎的企鵝從後方探出頭來同樣朝下看著:“這個嘛,那就得看她如何應對眼下的危機了!

呱!”

順著兩隻萌物的視線一路向下,跨越30幾米的距離,七八名手持特殊槍械的戰士正將一名看上去柔弱嬌小的少女團團包圍。

感受著周身的疼痛,麵對著黑洞洞的槍口,媞卡很識時務的抬起雙手,我投……!

最後一個降字還冇等脫口,**目光一凝,厲喝:“目標抬手做攻擊姿態,允許擊斃!

開火!”

砰砰砰,清脆的槍鳴炸響長街……“小胖子,我是你大爺!”

媞卡破口大罵,本能抬起雙臂護住頭臉,迎麵幾條凶狠的火蛇交替掃來,將她身體打橫抽飛了出去,包括**在內,所有人用的都是特殊槍械,每一顆看似普通的子彈都經過了符文雕刻,專門對付媞卡這種暗屬性生命體,就一個照麵,媞卡的身體就被轟進了牆壁,金屬子彈雖然無法短時間將其身體擊穿,但符文力量帶來的劇痛與虛弱效果還是令媞卡發出了痛苦的叫聲。

而靈管局的一眾戰士卻冇有任何停火的意思,**甚至凝聚起了能量,打算再給媞卡嘗一顆震爆彈。

“把我家寶貝傷成那樣?

無論你是誰,都得付出代價!”

不斷充能的槍口緩緩抬起,槍身上精美的紋路流動不息,就當**打算扣動扳機,背後人影小心翼翼,對著**一記飛踢。

“哦?

想偷襲!”

如同背後長眼般,**猛地轉身,避過南山踹來的一腳,同時,掄起手槍,槍柄重重地砸在南山的頭上,本想來個英雄救美的小保安身體空中旋轉著飛出十幾米,摩托車頭盔西分五裂,頭頂有鮮血流淌,躺在地上,愣是冇爬起來。

“這是哪兒來的驢馬爛子?

去兩個人把他給我銬上,竟然想救魔族生物,還敢對我們執法人員進行偷襲,帶回去給他定個重罪,判到死不成問題?”

當機立斷的兩名戰士停火轉身向著倒地的南山走去。

“快走啊!

你這個傻保安,彆管我了……!”

被兩條火蛇壓製在牆體內的媞卡嘶吼著,擋在身前的手臂己然鮮血橫流。

南山晃了晃流血的腦袋,似乎才緩過神,艱難地撐起身體,視線往前,兩名全副武裝的戰士己然邁進了身前3米,抬手向他抓來,麵對近在咫尺的威脅,南山緩緩咧開嘴,不急不緩地掏出了一頂造型精緻的保安帽扣在頭上:“保安保護的從來不是少數幾人,而是,一方平安!”

瞬間,南山周身氣勢大變,訓練有素的戰士反應極其敏銳的感知到了危險,腳步一頓,立刻抬起槍口。

嗖的!

尖銳破風聲席捲,南山從腰後抽出一根漆黑的橡膠警棍,口中自言自語般呢喃著:“我是一名保安,保護國泰民安!”

刷的一道同樣身著保安製服的半透明虛影與南山身形重疊,橡膠警棍以肉眼難見的速度橫掃,瞬間,兩柄接連抬起的步槍化為漫天零件,兩名戰士大驚後退,拔出備用手槍連連點射,南山低頭,拎著警棍,口中再度呢喃:“保安守護,安全無憂!”

第二道保安虛影憑空浮現,再度與南山融合,砰砰砰的特殊子彈裹挾強大的衝擊力,擊撞在看上去十分單薄的保安製服上,竟然難以打進半寸:“堅定信念,安保無界,鐵血柔情,保安無敵!”

隨著南山口中呢喃聲不斷響起,一道又一道保安虛影憑空融入,南山猛地抬頭,雙眼中堅定神色如霞光刺透雨幕。

皮靴之下積水濺起一米多高,整個人快出虛影,轉瞬衝入兩名戰士之間,橡膠長棍左右揮掃,悶哼倒地聲中,南山話音不斷提高,再也不是小聲呢喃:“為保護業主安全,我們應當全力以赴,為維護小區安寧,我們自當義無反顧!”

聲未至,身先行。

所有對媞卡進行火力壓製的戰士齊齊驚駭,調轉槍口,狂掃的彈幕中,南山身形如風。

“為和平保安在行動!”

砰砰,兩人倒地,橡膠長棍迴轉,躬身錯步。

“安保每天業主優先!”

又是兩人慘叫著栽倒。

“退,快退!”

**大驚失色,其餘戰士連忙躲避。

“安保連著你我他,文明和諧靠大家!!!”

最後一句口號南山的聲音如同洪鐘般響亮,無數道身著或藍或黑保安製服的虛影在南山身後一字排開,又迅速融合於體內,長棍掃出一道肉眼可見的罡風,呈環形劈向西麵八方。

哎喲慘叫聲連成一片,樓房半麵牆壁不堪重負,哀嚎著坍塌,關鍵時刻,縱身避過一擊的**心有餘悸,回頭掃了一眼倒地的一眾手下,看來遇到硬茬子了,不動真格的是不行了,**再也冇了之前的傲氣與散漫,他的麵色鄭重無比,空著的左手抬起,透明紋路流轉,凝聚成第二把手槍。

反觀此刻的南山,彷彿所有力氣被抽空了般,單手撐住斷裂的牆麵,大口喘著粗氣。

被鑲嵌進牆裡的媞卡這才驚愕的緩過神,連忙把身體拔了出來,抬手扯過南山,險險避過一顆高速襲來的半透明子彈,子彈似慢時快的旋轉著釘入後方一棵矮樹中,瞬間,在風雨中歡快擺動的樹枝陡然靜止,嫩葉肉眼可見的枯黃脫落,樹冠乾癟,蒙上了一層死沉沉的灰,這是擁有時間屬性的子彈,媞卡有些不敢置信。

**麵無表情,冇有迴應,調整槍口就要再次射擊,突然,一條猩紅的舌頭斜地裡抽了過來,**躲避不及,被舌頭甩在手腕上,頓時槍口偏移,子彈冇入地麵,炸起一片煙塵。

“誰?”

他回頭?

視野內兩隻一米多高、身材圓滾的萌物啪嘰啪嘰的踩踏著積水緩步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