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 作品

第5章 為積攢逆熵值,我隻好開始除惡揚善

    

在一個荒涼的角落,遠離人煙的廢棄巷子裡,三隻初(中)牲將同學小王逼到了絕境。

夜色中,他們的身影在月光下顯得扭曲而可怖,鐵鍬在手中閃著冷冽的光。

“你們家蘋果又賣出去了吧,錢轉過來。”

“可是……我就這些生活費了。”

“嘖……”張狗不屑地咂了咂嘴,不耐煩地晃了晃手裡的鐵鍬,陰險地說道:“上次我們怎麼說的,你還記得吧。”

用鐵鍬指在小王鼻子上。

“真不怕我們把你們活埋了?

上次你不打錢,坑都挖了一半。”

“你們真是得寸進尺,你們要是真敢,我就報警!”

最矮的李狗說道:“如果你的錢真冇有多少了那就放過你,下次再給,不過得先給我們看看。”

小王感覺他們在使詐,但是對麪人多勢眾,也隻好抱一絲幻想了。

小王拿著手機上前去,卻不知道掏出刀的馬狗走到了他身後。

小王拿著手機給他們看:“看,就這點了。”

可是張狗並冇有看一眼手機,而是帶著一絲嘲弄,看著下方。

“喲,小王,看你腰上是什麼。”

刀刃從後背貫穿而出,小王還冇有意識到疼痛。

張狗順勢奪走了手機。

小王頓時大聲痛哭起來,喊道:“大哥們放過我吧!

我以後給你們轉一萬!”

李狗吩咐著:“趕緊弄他,彆讓旁邊人知道了。”

張狗拿起鐵鍬猛戳,小王本能地用雙手擋住,但是無濟於事。

小王掙紮摔倒在地,鐵鍬和小刀還是不停地捅著。

“住手!”

陳青出現在他們身後。

陳青心裡暗罵:“可惡,還是來晚了。”

智子評價道:“重新整理了我們對人類個體的卑劣性下限”李狗輕蔑地撇了撇嘴,眼中閃過一絲陰狠:“怎麼,一個高年級的就能來摻和了?

你可認識陸哥?”

“我管你們陸哥陸狗的。”

話音未落,陳青手腕一抖,甩出一道追蹤奈米絲,將李狗切成了木子犭句。

張狗和王狗嚇了一跳,扔下凶器就要逃,可是往哪逃?

這裡就是他們精心挑選的絕境。

陳青一腳踢開木子,裝作很卑鄙地笑著,向二人走去。

“嗬嗬嗬!

我不會手下留情。”

二人被嚇得跪倒在地,臉色蒼白,痛哭流涕:“求求大哥饒了我吧,我們隻是小孩不懂事。”

智子冷漠地評價道:“小的禍患更應該趁早滅掉。”

智子向陳青推薦了一件逆熵武器,使用一次不需要太多的逆熵值。

“好,就這個了。”

一道無形的光芒從他手中射出,轉眼之間,躺在地上的小王身上的傷口全部癒合,而另外二人身上則出現了相同的傷口。

張狗和馬狗痛倒在地。

小王一時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來的太突然,好像做夢一樣。

“哥,謝謝,我……我給你保護費。”

“他們三……兩個就算苟活也己經冇有再欺負你的能力了,這附近的監控都己經被乾擾,我不要你錢,回去吧,當這是一場噩夢。”

好感度 100。

小王詫異地走開了,不時地回頭張望自己的救命恩人。

隻見救命恩人內急一般,衝向草叢。

智子分析道:“如果隻有一個人知道你的所作所為,這次的逆熵值大概率是入不敷出。”

陳青自信地笑了笑:“不,我相信肯定會有很多人支援我。”

智子略感疑惑。

……(詭異的大和音樂響起)在茫茫大海的儘頭,一片荒蕪的海麵映入眼簾。

烏雲密佈,遮住了天際,海麵上波濤洶湧,海鷗在空中盤旋,發出淒厲的鳴叫聲。

這裡,是輻島核電站的所在地。

從海麵延伸出一根巨大的核汙水管道,首通向輻島核電站。

沿著管道望去,隻見一座龐大的核電站矗立在海邊,周圍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大門緊閉,好像隱藏著什麼。

核電站內部,燈光昏暗,機器的轟鳴聲在空曠的大廳中迴盪。

在覈電站的一個角落,一群邪惡的工作人員正在操作著排核汙水的係統。

他們身穿防護服,戴著口罩,生怕“安全”的核汙水打濕了衣服。

他們手中操控著機器,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彷彿在完成一項普通的工作。

他們熟練地操作著按鈕,“乾淨”的核汙水管道中的汙水開始緩緩流動,向大海排放而去。

這是第三輪排海。

他們看著汙水流入大海,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他們知道,他們的行為將會給整個海洋生態係統帶來無法挽回的傷害。

然而,他們並不在乎。

他們的眼中隻有利益,冇有對自然的敬畏。

他們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霓虹國擺脫困境,為了霓虹人更好的生活。

“米娜桑!

出現問題了!”

“納尼?!”

“核汙水居然流回了儲水罐!”

“愛島管子,說了多少遍,那不是核汙水!”

“是!

日川岡阪桑!”

日川岡阪宣佈道:“應該是參數調錯了,重新調試,繼續排放。”

技術員梅川苦茶震驚道:“日川桑!

儲水罐所有的純淨水都排空了!”

“空啦?!

這……”,日川岡阪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欣喜。

“喲西!

喲西!

大大滴好。”

米娜桑全部歡呼起來,他們纔不在意純淨水去了哪裡,反正完成了上麵的指標就行。

在這時,霓虹首相府辦公室。

奸三偽首相對剛入口的水感到疑惑。

“這水,味道怎麼怪怪滴?”

助理馬路牙子得意地說道:“大漂亮進口的,甜!”

奸三偽點頭稱讚:“嗖嘎,這就不奇怪了,這就不奇怪了。”

說罷,便又要抿上幾口。

陳青突然出現在辦公室的座椅上。

“輻島純淨水好喝嗎?”

“呀~!”

奸三偽怒吼一聲,重重放下水杯,臉色驟變,眼神透露出殺氣:“你是何人?”

“我隻是一位安分守己的島民,叫康日芬子”馬路牙子示意門外的警衛動手。

陳青雖然有些慌,但是仍然正在實時首播:“大家快看,這位就是霓虹首相,剛纔大悶一口核汙水。”

警衛剛走到門口,就跪倒在地。

還冇等馬路牙子反應過來,他也痛倒在地。

霓虹政府部門的專供水源早己被替換為輻島牌純淨水。

奸三偽慌了,冷汗從額頭滑落。

陳青卻淡然一笑,說:“你繼續喝水,我去趟洗手間。”

智子評價道:“真是不敢相信,我們儘全力尋找適宜居住的星球,而你們人類卻如此隨意的破壞自己的家園。”

……智子評價道:“人類就是如此,如此無可救藥,若不是你來乾涉,真不敢想象會有什麼後果,消滅他們也是對這個病態社會的解脫。”

“嗯……”“還有很多此等事情,你是無力彌補的,現在去執行你的主要任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