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珍 作品

第5章 初三複讀

    

中考過後是漫長的等待,無聊而又乏味,白天和父母去田裡做些農活,晚飯後就抱著席子去房頂睡覺,一抬頭,滿天星辰,那些星光在宇宙中走了幾百年,才走到地球,被房頂的我看見,想想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睡不著覺就打開收音機,全是美國攻打伊拉克的報道,薩達姆太不經打,感覺己是無力迴天,好吧,萬惡的美帝你又贏了;後半夜最怕下雨,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抱著席子往下跑,回到房間後燥熱難耐,擺頭扇嗡嗡作響,吹出來的風冇有一絲涼意,萬惡的美帝人民有空調,而我作為社會主義接班人隻能吹風扇,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半月後,中考成績出來了,果然落榜。

對於這個結果我一點不感覺意外,學了三年英語,一首不開竅,滿分一百分總是在二十分徘徊,老師不滿意,自己也很苦悶,如果我這樣的成績都能考上高中,那薩達姆想必完全可以衝到白宮將布什總統當場擊斃。

父親很焦慮,準備讓我複讀,他吃了太多生活的苦,深知唯有讀書纔可以逆天改命。

我說村裡的大寬叔,也是初中畢業,在外打工現在混的風生水起,家裡新買了一輛嶄新的小西輪,父親說那算什麼成功,大寬那貨在工地全靠體力勞動,太陽底下乾完一天活後背上能把鹽粒曬出來,你讀書出來可以憑脖子以上討生活,不讀書隻能像大寬一樣憑脖子以下討生活,邊說邊用手對著脖子比劃,我沉默了,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心想還是靠脖子以上討生活過的舒坦,大寬叔的小西輪算什麼,我要開小轎車,我要複讀。

新班主任姓高,複讀班上大神很多,冇有任何學習氣氛,我自認自己是一股清流,但是太用功了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索性邊學邊玩,成績倒還說得過去。

班上有幾個悶騷大神,國珍排第一,悶騷的人表麵沉靜內心荷爾蒙爆表,而我徘徊在悶騷的邊緣,課餘時間我喜歡和國珍玩,國珍追妹子很上心,一次夜裡正在宿舍睡覺,國珍把我搖醒,讓我和他一起去花壇裡摘玫瑰花,我說你有病吧,摘玫瑰花做什麼,國珍一臉壞笑,昏暗的月光下給我掏出半斤糧票,我接過糧票仔細摸了一下,是真票,於是起身和國真離開宿舍,兩個人晃晃悠悠走到後操場的大花壇,我負責放風,國珍跳進去當起了采花人,玫瑰雖美,利刺也多,國珍這貨被妹子衝昏了頭腦,一會功夫手上全是被刺傷的道子印兒。

第二天妹子如約收到了玫瑰花,我和國珍因為夜不歸寢被高老師通報批評。

第二次中考臨近,班上又興起了畢業留念之風,這裡冇有令我留戀的人,我絲毫冇有任何興致,好比女人第二次出嫁,永遠不會有第一次出嫁令人心動,國珍讓我給他寫畢業留念,我很含蓄的寫了一句“熱愛同學,追求幸福”,國珍腦子總是慢半拍,忙說不賴,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