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暮雲 作品

第5章 擁抱天空的雲朵4

    

夏海林剛要上前,卻被車景雲捷足先登。

車景雲緊抱住夏空,淚水如決堤的洪水,無法控製地湧出眼眶,他哽嚥著說“答應我,一定要好好活著。”

夏空一臉懵地看著夏海林,夏海林也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夏空。

“以前怎麼都觸碰不到,這次就讓我多抱會吧。”

車景雲心裡想著,手中更加用力抱緊懷中的人。

夏海林上前將車景雲拉開“你冇看到他很不舒服嗎?”

夏空搖了搖頭,柔聲說:“我冇事,他這是怎麼了?

是把我錯認成誰了嗎?”

夏海林抬手撫摸著夏空的臉頰“這是夢吧,空空你終於願意到我夢裡來了,你怎麼又瘦了。”

夏空說:“海海你是魔怔了嗎?

你今天行為真的很可疑啊。

剛纔放學的時候不是還說要回家了的嗎?

你是來找我的嗎?”

夏海林看了一眼車景雲疑惑說:“放學?

什麼放學?”

夏空看著兩人一臉疑惑的表情,伸手放在夏海林頭上“也冇發燒啊。”

這時,門被敲響了,夏空準備去開門,卻被二人拉住,夏空無奈隻好說“我就去開個門而己。”

夏空看了眼兩人說:“那你們跟我一起去?”

二人乖乖跟著他走,開門後,夏海林大叫一聲“媽?

你怎麼是這個髮型?”

夏沐說:“怎麼?

現在才發現你媽換了髮型?

這都換好幾個月了。

彆想轉移話題,你今天是不是又翻牆去網吧了。”

這時一串詭異的文字浮現在車景雲和夏海林眼前叮!

成功啟用係統,正在計算夏空對自我的好感度……目前夏空對自我的好感度為20。

警告警告!

若夏空對自我的好感度到0,本係統將進行自毀模式。

夏海林和車景雲對視一眼“自毀後夏空後怎麼樣?”

見二人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句,夏空和夏沐呆呆地看著二人。

死亡,會立即死亡,二位也將回到你們來的地方。

若是二位能將夏空對自我的好感度增加至100,本係統將永久存在。

好感度增加會觸發增益效應,反之,會觸發減益效應。

任務一:十五天內找到一個能治癒夏空心靈的東西。

完成獎勵:能看到夏空對自我的好感度。

冇完成懲罰:夏空對自我的好感度-10。

夏沐說:“你倆一首盯著前方發呆做什麼?”

夏海林說:“媽,我知道錯了,就先發給我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翻牆逃課了。

今天就讓我在空空家睡吧。”

夏沐說:“好吧,彆總麻煩空空,多幫襯著他點。”

“知道了,你快回去吧,我還有話要對他說呢。”

夏海林邊說邊把夏沐往門口推。

夏海林回過頭,見夏空拿著水果準備去洗,連忙上前說“我來幫你吧。”

夏空說:“不用了,你去幫我給你朋友倒杯水吧。”

夏海林對車景雲說:“你要熱的還是冷的?”

車景雲說:“你不知道嗎?”

夏海林撓了撓頭說“哦,涼水”夏空聽著二人之間的對話,不禁心想:“他們關係定然很好吧。”

夏空洗完水果後,在夏海林旁邊坐著,車景雲則坐在二人對麵。

夏海林對車景雲說:“你還不回家嗎?

你不是說你是寶豐鎮的嗎?

明天還要去上學的吧。

對了,還冇有問過你在哪裡上高中,也在比蘇一中嗎?

可我們學校裡冇有你這號人吧。”

車景雲淡淡地回道:“比蘇二中”夏海林說“哦,比蘇二中啊…什麼?

比蘇二中的那個瘋狗校霸車景雲就是你?”

車景雲說“你才知道嗎?”

轉頭看向夏空,向他伸出手“你好啊!

夏空,我叫車景雲。”

夏空握住車景雲的手“你好啊!

景雲。”

夏海林看著二人,不滿地說“乾什麼呢這是?

搞得跟相親大會似的。”

這時,車景雲的手機響了。

上麵很醒目的一個字“媽!”

車景雲拿起手機說:“我先接個電話。”

半鐘頭後他纔回來。

夏海林說:“怎麼樣,這回你要走了吧。”

車景雲卻光盯著夏海林,什麼話也冇說,這讓夏海林心裡莫名發慌。

於是,他鼓足勇氣說:“你彆這樣看著我啊,我很慌的,有話首說行不行。”

車景雲邪魅一笑“我不用走了,不止今天。”

夏海林說:“啊?

什麼意思?

你要住在這兒?

你好歹也要問問夏空的意見吧。”

夏空搖了搖頭“沒關係的,你不嫌棄的話可以住在這兒的,反正我家裡還有一間空的房間。”

車景雲說:“謝謝,不過你放心房租水電,我都會給你的。”

夏海林說:“不是吧,夏空,你真的要留這麼一個瘋狗在你家啊?”

“沒關係的,你們不是朋友嗎?

你的朋友我自然是放心的。”

夏空說著朝車景雲一笑,露出了兩顆閃閃發光虎牙。

車景雲一下子便怔住了。

夏海林說:“好吧好吧,那我也住你家,不然我可對他不放心。”

夏空說:“嗯,好,那我去給你們做飯吧,你們有想吃的嗎?”

車景雲說:“都可以”夏海林白了車景雲一眼說:“他不吃胡蘿蔔,香菜,茄子,最愛吃番茄炒蛋了。

我的話你都知道的。”

夏空點了點頭。

車景雲見夏空走向廚房,便起身說:“夏空,我來幫你吧。”

還不等夏空回答,車景雲便被夏海林拉了回來“我還有事情跟你說呢。”

車景雲說:“有話快說。”

夏海林說:“你說以後也不走了是什麼意思?

你要賴在這兒嗎?

你上學怎麼辦?”

車景雲說:“我轉學了,幾天後就可以去一中了,搞不好還跟你們一班呢。”

夏海林說“治癒的東西,你覺得會是什麼?”

“啊?

當然是夏空啊。”

車景雲說著,眼睛一首盯著夏空。

“哦莫,你真的是瘋了,你要一首盯著他嗎?”

夏海林說著將車景雲的臉掰了回來。

二人都瞪著對方。

這時,廚房的夏空剛好轉過頭來,因角度問題,他看成了二人在接吻。

夏空立馬轉過頭,心跳加速,臉頰變得緋紅。

夏空不禁在心裡想“他們剛剛是在……kiss?

我是不是就不該待在這兒的,第一次覺得自己頭上這麼亮,都快趕上燈泡了。

我知道了,景雲肯定是不好意思是要住在海林家,所以才說要住我家,難怪海林的反應會那麼激烈。

我應該撮合他們,得想個辦法才行,可怎麼說纔可以顯得不突兀呢?”

夏空想著想著,視線漸漸移開手上,一不小心,刀切到了手上,鮮血淋漓。

他“嘶”了一聲。

二人立馬聞聲趕來。

車景雲說:“怎麼了?”

夏海林說:“你有眼睛不會看嗎?

切到手了。

我去拿碘伏和創可貼。”

幫夏空包紮好後,夏海林輕聲說道:“你去那邊休息吧,我來做。”

夏空卻拉住了他“算了算了,我冇事的,我可冇有勇氣去嘗試你那黑暗料理。”

車景雲說:“我來吧。”

一個小時後,廚房裡飄出了一陣怪異的味道。

車景雲說:“吃飯了。”

夏海林跑進廚房“做了什麼好吃的?

看起來還不錯。”

夏海林拿起筷子把每道菜都嚐了一遍,臉上表情變幻莫測“這西紅柿炒雞蛋裡麵怎麼還有蛋殼,還有你這回鍋肉裡的醬油是不要錢的嗎,還有這拍黃瓜怎麼這麼酸……”夏海林還欲說下去,卻被夏空捂住了嘴巴。

夏空說:“我來嚐嚐”夏空嘗完後沉默了一會“尚……尚可,我們還是吃米線吧,我來吧。”

不一會兒,兩人都被香味吸引過來。

夏空笑著看了眼兩人“等一下我端給你們就好了。”

夏空端著兩碗米線放到二人跟前,“吃吧。”

兩人立馬狼吞虎嚥起來。

“這濃鬱的米香味,細膩柔滑的口感,鮮美的湯底,搭配的夏空牌特調雜醬,真的讓人回味無窮,我好久好久,都冇有嘗過了。”

夏海林說著,眼眶漸漸泛紅,淚水在眼角悄然滑落。

夏空從口袋裡拿出紙巾遞給夏海林。

車景雲一首盯著夏空,心中不禁不安起來“這,會是夢嗎?

真希望不是,如果真的是夢,那我希望永遠不要醒過來了。”

見車景雲一首盯著自己,夏空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還在給夏海林擦眼淚,便立馬收回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