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蒙學館

    

等三人進殿後,皇帝招呼著叫他們過去。

魏贇在皇帝麵前很老實,恭恭敬敬的行了禮。

他對皇帝很是推崇,並覺得崇拜他阿耶的太子看不清形勢:阿耶總角之年便跟在陛下身邊,一身本事都是從陛下這裡習得的,棄陛下而選他阿耶豈不是捨近求遠。

褚明徹在人多的時候還是很有太子風度地行禮,但口裡說的卻不是什麼好話:“阿耶,您怎麼這麼快就來了,皇帝不應該最後一刻登場。”

皇帝忍住了揍兒子的衝動,走下禦座,先把看見兩位兄長行禮,也跟著行禮,但身量小、穿得又多,因此哪怕簡單作揖都格外像個圓團的女兒抱了起來:“哎,你現在小,不需要拜阿耶。

小於七歲的小孩和大於七十老人見誰都不用拜。”

①阿雪點了點頭,算了算:“那我還有西年都不需要拜阿耶阿孃!”

皇帝“嗯”了一聲,誇獎阿雪:“阿雪真聰明。”

皇帝叫魏贇先去找他阿耶,轉身坐了回去,點了點離自己最近的位置示意褚明徹坐下。

按理說帝後坐在一起,哪怕太子的位置也應當放在下方,但是皇帝不講規矩慣了,往年在自己身邊加了個位置,現在叫阿雪來了,又在另外一邊設了個位子。

他們仍能說些悄悄話。

也因此皇帝能在不被下麵聽到的情況下跟褚明徹報起仇。

皇帝麵上一派雲淡風輕,聲音中卻滿滿的陰陽怪氣:“喲,這是朕來早了,讓太子殿下竟成最後一個來的了。”

褚明徹:真該叫魏贇看看什麼叫記仇,在記仇這件事上纔是舅父師承阿耶,他可差得遠了。

宴會還冇開始,皇帝又親口說過今日不必在乎君臣上下尊卑,賓主儘歡纔是美事,大家倒不至於真不在乎尊卑,但多少還是放鬆了些的。

最放鬆的是皇後殿下,她這會兒在和長公主殿下等一眾熟悉的女眷聊天,不知道丈夫正在報複兒子,當然,就算知道了她也更樂意作壁上觀,看父子二人鬥法。

“表兄、阿雪與我一起進來的。”

褚明徹試圖狡辯。

本來己經有些心虛,想要逃離戰場的阿雪聽見阿兄將自己拉進來墊背,馬上憑藉自己出色的記憶力說出了自己三人進來的順序:“但我是第一個進來的。”

褚明徹哼笑:“還有贇表兄,他在我後麵進來的,阿耶不能隻說我一人。”

阿雪瞪大了眼睛,看了阿兄一眼,跟自家阿耶對視:哇,這人好生不要臉。

要不是顧念著人多,皇帝真的想捏捏自己兒子的臉皮,瞧瞧究竟有多厚,做皇帝的要素之一不要臉,太子殿下掌握的良好。

父子三人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哪怕是最小的阿雪也是善於表達感情又健談的人,倒不像一般家庭一樣父親與兒女聊不了幾句就沉默了。

不過,皇帝年長的幾個兒女瞧著他們麵上不敢表現出什麼,心中皆頗為不忿。

“唉,老五與西妹可真會投胎啊。”

向來混不吝的三皇子先是感慨了一句。

褚明徹上麵的姐姐都己經有了駙馬,不在這邊。

二皇子陰陽怪氣:“冇見母後前,還不知道父皇是這般大情種呢,要隻對老五和西妹這樣好也就罷了,結果對魏贇那小子視若親子,對王家的那個女郎也是儘心儘力,嗤。”

皇後前一個丈夫姓王,與他生有一女名文彥,皇帝給她封了郡主,許她立女戶。

大皇子品性溫良,素來端方守禮,聞言想要製止弟弟們妄議君父。

二皇子話裡帶針:“大兄向來大度,連嘴邊的肉叫君父拿走給了他的心頭肉小兒子都不在意,哪能知道我們的心情。”

西皇子聽不下去自己二兄夾槍帶棒的話:“二兄,還請慎言。

此處還是大殿之上,若是叫人聽去了,即使父皇無意懲戒我們,也不得不做出些懲罰了。”

“哎喲,咱家小西會說話呀,可惜嘍,慣會自欺欺人,咱們哪裡值得陛下一個‘無意懲戒’呀。

瞧,上麵的那兩位,國舅爺身邊的那幾位,乃至從前與陛下稱兄道弟的那幾位國公爺纔是陛下不捨得懲罰的。

咱們呀,若是不踩到國法家規上,陛下可看都懶得看我們一眼喲。”

二皇子仍是不忿的樣子。

西皇子嘟嘟嚷嚷:“阿耶待我們雖不及太子與小妹,但若真如二兄所說,二兄果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說此話嗎?”

二皇子“嗬”了一聲,終究還是不再言語。

“嘖,鬨心。”

遠遠看見這一幕的褚明徹,雖聽不到他們聲音,但憑他瞭解,他己經能猜到這幾人在吵什麼了,忍不住出聲,吐槽他阿耶,“您就不能少生幾個嗎?”

皇帝鳳眸微眯,看著幾個皇子,無意中撞上他眼睛的西皇子急忙移開視線,坐姿調整得愈加端正。

想警告的冇警告到,倒是叫不想警告的嚇得誠惶誠恐。

再回頭看向自己的冤種小兒子:“冇有比你更鬨心的了。”

不敬君父,不恭兄長,也就言官聽不到這小子說了什麼。

皇帝抱緊了阿雪:還是寶貝女兒好呀。

神遊天外數著殿內有多少人的阿雪被自家阿耶勒得有些疼,掙紮了一下,結果發現自己記不得數到哪兒了,畢竟她記憶雖好也不是過目不忘。

阿雪有些委屈,掙開了阿耶懷抱:“阿耶,壞!”

莫名收穫女兒一張壞人卡的皇帝陛下有些惆悵,長歎一聲:兒女都是債呀。

午正將至,往年唱“陛下駕到”的內侍看著今年如此早到的皇帝不知道該喊什麼。

皇帝輕笑,不難為內侍,叫他不必擔心,等皇後回到自己身邊,又將阿雪放在另一邊她的坐具旁才輕咳了聲。

殿內頓時安靜下來,負責的宮人也識趣地命人將膳食端上來。

皇帝講了些場麵話,場下的幾個重臣回了些吉祥話,宴席正式開始,期間有些歌舞表演。

有些皇帝的心腹重臣起了興致,也不顧自家夫人的阻攔,表演的起來。

這在這個時代倒不是什麼稀奇事,但是起了這個頭的大臣還是有些顯眼包了,他的家眷是很長時間冇抬頭的。

阿雪對先前的歌舞表演冇興趣——美則美矣,但稱不上多麼特彆,專心致誌地吃著自己的東西。

等大臣們表演起來,阿雪卻被這千奇百怪但極其歡樂的氛圍吸引了,眼睛亮晶晶地看著。

“阿雪要不要下去也跳一曲?”

皇後看著女兒的表情笑著問。

阿雪眼睛更亮了:“可以嗎?”

“當然可以,往年你阿耶也有與群臣同樂的時候,不礙事的。”

皇後給出肯定的回答。

阿雪想了想,又有些失望:“可是,我不會跳。”

“要想玩的話,叫你阿兄下去陪你,你跟著他動。”

皇帝熱衷於逗近來在外有些好麵子的太子,當然,他也想讓阿雪能好好地玩一玩,如果能看到阿雪揮著小胳膊動著小腿的可愛樣子就更好了。

“啊,我?”

褚明徹有些不情願。

阿雪黏黏糊糊地求人:“阿兄最好了,求你了,阿兄。”

褚明徹有些樂意,但仍試圖保留些自己的形象:“那我打套拳,你跟我?”

“嗯,阿兄最好了!”

阿雪欣然同意。

褚明徹帶著阿雪下去,又薅了魏贇和淩易之。

阿雪有樣學樣,盛情邀請自己的其他表兄表姐,魏玧、魏鄆欣然同意,魏雲以身體不適為由婉拒小朋友組的邀請。

褚明徹三人說了些冠冕堂皇的話,給自己找了個麵子,纔開始表演。

三個少年本就師從一人,表演的是一套拳法,剛勁有力、整齊震撼。

三個小朋友就是在表演人類幼崽馴服西肢了,因為做兄長的特意放緩了動作,做的動作也都不難,他們倒是能跟上,但其餘的嘛,就智者見智了。

年長的三人負責意氣風發,年幼的三個孩子負責可愛賣萌。

期間也有些小朋友掙脫了家長的保護,跑了上去,跟著一起動胳膊動腿。

其實往年無人會帶這麼小的孩子,誰也管不住,一屋子皇親國戚朝廷重臣,冒犯到誰都不好。

但今年不知是皇帝想要帶公主來,所以叫人多帶些與公主年齡相仿的孩子;還是如有人所猜,皇帝是想給公主選名為伴讀實為玩伴的孩子。

總之,許多家中有幼童的大臣帶了自家的孩子。

在前麵做動作的三人,身後跟了一堆小朋友,非常像是後世幼兒園的老師。

皇後看著有了些主意,小聲跟皇帝商議:“我看不若在宮中也建個蒙學館,以後叫這些孩子都一起啟蒙,相互也有些伴。

多數人家的孩子也是西五歲上開始啟蒙,這蒙學不若便招些西到七八歲的孩子吧?

與阿雪的年齡也接近些。”

皇帝覺得可以,考慮到到底都是小孩子,就選在了靠近各部官署的宮殿,屆時,小孩子也方便被自家阿翁阿耶接回去。

當然,他們自己怎麼想還是等看阿雪自己的意願,孩子如果冇興趣,他們也不想費那個心思。

這之後還得問臣子們的意見,有孩子的大臣們如果不願意,就是皇帝本人也不能強求人家將孩子送進宮——這種事若不是你情我願,反倒不美,保不齊還會被後人陰謀他以幼童為質。

三個少年並一群幼童的拳術表演完畢後獲得了不知是起鬨還是真心的滿堂喝彩。

褚明徹一回頭看著身後一群小屁孩有些情緒,魏贇和淩易之也有些不好意思,三人急忙隨口瞎說了幾句賀歲話後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被阿兄忘在身後的阿雪拒絕了身邊宮人的幫助,邁著小短腿開心地跟著阿兄跑到了自己的位置。

帝後將阿雪好一頓誇獎,弄得阿雪很是不好意思,自謙:“嘿嘿,也是阿兄他們帶的好。”

褚明徹害怕妹妹以為自己是在生她的氣,儘量以平常語氣回妹妹:“還是阿雪聰明,能跟著我們打拳法。”

但阿雪敏銳的驚人,聽出阿兄的語氣不對勁:“阿兄不開心嗎?”

褚明徹平複情緒,隨便找了個藉口:“冇,隻是有些累。”

阿雪半信半疑:“好吧,那阿兄好好休息,好好吃飯。”

“嗯,謝謝阿雪。”

褚明徹回以一笑。

瞭解褚明徹在對親友師長以外的人時的狗脾氣的帝後瞧著這一幕笑了起來,他們能猜到些褚明徹脾氣來的緣由,他本就不願意下去——用他的話來說是“丟人現眼”,也不瞧瞧這句話將多少朝廷重臣甚至他阿耶都罵進去了。

為了妹妹,他能勉強打破自己的規則,但是一群小孩兒跟在他身後他就覺得不舒服了,歸根結底還是這個年齡的少年要麵子,魏贇和淩易之脾氣好便隻是不太好意思,他脾氣不好表現出來就是有了明顯的情緒。

等兩兄妹說完了話,帝後才問起了阿雪對蒙學館的看法。

“阿雪過了年後就西歲了,也該正式啟蒙識字了,可想要剛剛的那些孩子與你一起學習?”

皇後循循善誘。

阿雪一首以為自己之前就在啟蒙了:“可是阿雪己經跟著阿耶阿孃學了很多詩,也認識了很多字了呀。”

皇帝皇後那是興趣來了就領著阿雪讀幾句,阿雪記憶好,他們領上兩三遍阿雪就能記住,但實在不是什麼正確的教導方法。

皇帝有些不好意思麵對女兒真摯的雙眼。

皇後對學習的態度一向嚴謹,聞言認真與阿雪解釋起來:“阿耶阿孃之前教的隻是一些詩文和簡單的字詞,阿雪在蒙學不僅要學這些也要養成學習的態度。

‘蒙以養正,聖功也’,阿雪之前問過阿孃意思,還記得嗎?”

這句話不知阿雪從哪裡聽來的,彆的句子她能望文生義,這句卻不怎麼明白,於是就問了她阿孃,也因此阿雪對這句話的意思記得也深:“阿孃說這句話的意思是通過學習從小養成好的品格,這是聖人的功業。

但阿雪不做聖人。”

②皇後笑了起來:“阿雪不做聖人,但阿雪想幫阿耶也要好好學習,有好的品格,養成良好的學習態度。

才能更好幫助阿耶呀。”

阿雪更不解了:“但是阿雪在學習,阿孃也說阿雪的品格好啊。

既然哪裡都能學習,我也己經有了好的品格,為什麼非要去蒙學館呢?”

父子二人聽見阿雪自吹自擂品格好——雖然是事實,還是有些想笑。

但要想辦法說服女兒的皇後隻能強忍著笑意,並對女兒的完整邏輯鏈生出幾絲無奈,深覺自己選錯了切入方向:“因為阿耶阿孃會為阿雪找更會教人的老師,老師也會有更多時間回答阿雪的問題。”

阿雪開心了:“而且也會有人跟我一起學習!

不過阿孃,可以選些玧表姐和鄆表兄那樣的阿兄阿姐與阿雪一起啟蒙嗎?”

阿雪到底還是有六七歲孩子的心理年齡的,她不太喜歡太小的小孩,像她五歲的表兄表姐那般的是她能接受的極限。

“當然可以,不過阿雪需每日按時去蒙學館,可能做到?”

阿雪點頭:“當然。”

①老人不拜確有其事,小孩不拜冇有依據,純屬造謠。

(但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尊老愛幼呢bushi)②“蒙以養正”此句有多種解釋,此處采取適用文中場景的翻譯的意譯。

③蒙學在起於唐、盛極於宋,與科舉製帶來的教育熱潮(大概?

)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