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生 作品

第1章 升級

    

我叫葛生,從我出生那天起,就被困在這黎明酒店裡,冇有親人冇有朋友,我今年應該是24歲吧,但除此之外我什麼也不知道。

酒店裡我最大,但我離不開這個酒店。

酒店是本市的天花板賺了很多錢,但我不知道有什麼用,我騙你們的,我知道,就是我花不了。

酒店裡有很多工作人員,對我很恭敬,各司其職,我對這個酒店冇什麼用,我感覺冇有我酒店就像是冇有狸力,狸力是誰?

你們當然不知道,因為他是我養的一頭荷蘭豬。

我嘗試過很多次離開黎明酒店,但最長也不超過三小時就會被莫名其妙吸回來。

最讓人頭疼的是!

這白天酒店就是酒店,但到了晚上,這裡冇有活人來。

不僅如此,我還要解決他們左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今天她腦袋丟了,我去幫她找。

明天她腸子纏脖子了,給她解開。

後天來的人大腸包小腸了。

總之麻煩不斷。

我什麼時候能死啊!

我死不掉!

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會莫名其妙回到這個酒店。

你們可能會疑惑了,天天麵對阿飄,我不害怕嗎!

事實就是,我不害怕,我有記憶之後我腦海裡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山、醫、命、卜、相,冇有我不會的,隻是我的客戶冇活人。

給鬼辦事也不是完全冇有好處的,他們會拿出他們認為最好的東西回報我。

當然也有不識相的,但那種的生前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得罪我我一紙嗜靈符送他去西天,投胎都彆想。

我可不是聖母,我的怨氣可不比他們大。

幫助他們僅是我單純的善良罷了。

我裝逼的,我真的無聊。

孤獨,真的孤獨。

我也想去看看這外麵的大好河山,但我隻能窩在沙發刷短視頻。

生活也不算冇有活路的,就比如吧,送一個阿飄去投胎,他就會給我一滴眼淚。

十個眼淚可以找老管家換個東西。

灰色眼淚十個可以換根數據線,原裝的。

古銅色眼淚十個可以換個原裝數據線頭。

銀色眼淚十個可以換個藍牙耳機這種價值的東西。

翡翠眼淚十個可以換個新款手機。

我上月剛換的,攢了半年呢。

鑽石眼淚那作用就大了,4090T顯卡隨便換,但我冇有十個。

十個灰色眼淚可以融合一個古銅色眼淚,依此類推。

現在我拿著我辛辛苦苦攢的眼淚我要去換一個數據線了,可惡的狸力,把我數據線咬斷了。

來到酒店65層,酒店儘頭最後一個房間,是老管家住的地方。

這個酒店除了我和老管家冇有人是一首住在這的,值夜班的也不住。

但我住最高層,風景老好了,有時間帶你們體驗一下。

咚、停頓西秒再接著敲。

咚、再停頓七秒敲。

至於為什麼這麼敲門,我也不知道,之前試過不這麼敲門,不聽老傢夥說的,但門根本就不開。

這三聲敲完,門自動打開,老管家站在桌子後麵笑吟吟的看著我。

“少爺,這次換些什麼呢。”

老管家慈眉善目的笑吟吟看著我說道。

“三叔,來根數據線。”

我說著從懷裡小心翼翼的拿出十滴煙遞過去。

老管家接過眼淚打開抽屜拿出一根數據線遞給我。

我急忙湊過去我看看他的抽屜裡有什麼乾坤,怎麼每次都碰巧拿出我想要的東西。

但我湊過去一看,抽屜是空的。

老管家拉開另一個抽屜,將眼淚放進去,眼淚和憑空出現的數據線一樣,憑空消失了。

小氣。

老管家依舊笑吟吟的,像一二三木頭人一樣杵在那裡一動不動,要不是天天和他在一起,他這樣看著還真有點嚇人。

拿到東西我轉身就要走,老管家這屋子待久了讓我不舒服。

“少爺請稍等。”

我剛要離開就被老管家叫住。

這老頭還想乾嘛,他不會真以為我不知道那些眼淚的價值吧,一滴灰色眼淚放在外麵換成人民幣我能喝買一車數據線!

在這我十滴才能買一根!

一想到這我就氣不打一處來,迴應時也帶著一絲怒氣。

“還乾啥啊。”

老管家絲毫不介意,無視我的語氣淡淡開口道:“二十滴鑽石淚,升級商店,少爺需要嗎?”

“升級有什麼用?”

我不滿的回答道,我就知道這老頭坑我眼淚。

二十個鑽石淚,那我平時還有什麼開銷了。

然而,當我看到老頭身後的麵板被打開時,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震撼感——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這二十顆鑽石淚絕對物超所值!

匆匆掃過一眼麵板上的其他資訊後,我大致瞭解到彙率有所降低,而且商品也都明碼標價了,不再像以前那樣隻能以十個為單位兌換。

比如說充電器頭,隻需要一滴銀淚就能買到。

而這個商城裡更是應有儘有,幾乎囊括了所有東西,甚至還有真正能夠駕駛的跑車!

雖然對無法離開這裡的我來說並無實際用處,但誰又能抵擋得住這樣的誘惑呢?

不過,最令我心動的還是那句“升值高級商店每月三號可免費領取數據線一條”!

對於長期被困在此處、極度依賴電子設備的我而言,這條訊息簡首如同天降甘霖一般重要。

儘管內心十分激動,但我仍需謹慎思考一番。

這時,一旁的管家輕聲安慰道:“不必著急做決定。”

隨後,他在我的手機上安裝了一個 APP,據說是升級後的商城版本。

可惜目前由於尚未交付鑽石淚,所以我暫時無法進行購物操作,隻能瀏覽其中的商品列表。

就算以後交錢,這也就是個菜單,具體換東西還要去管家房間。

真落後,人家外麵現在都網購,送貨上門,我還得自提,老古董真落後啊!

我一邊咒罵著一邊回到房間看著這商城。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東西真多啊,外麵買得到的買不到的這都有。

還有各種分類,真是下個功夫了。

哦,對了,我不僅出不去酒店,我也吃不了用不了買不了外麵的東西。

酒店提供我的基礎吃喝住和穿。

刷短視頻的時候我都在想這是不是為我打造的楚門世界。

但我現在冇辦法,寄人籬下,但我早晚會出去的,我有預感。

我也預感這個商店一定要升級,出去的秘密似乎就在這裡。

想到這我不能擺爛了,我要賺鑽石了。

但現在是白天,我也冇辦法,黎明驛站隻會在寅時開啟一個時辰。

像兩個世界一樣,黎明驛站出現絲毫不影響黎明酒店的運營。

人生大事莫不過去睡覺。

想著想著我睡著了。

剛剛進入夢鄉不久,便陷入了夢境之中。

雖然每個人都會做夢,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自己所做的夢總是一成不變。

在夢裡,哥就是整個世界的主宰者——如同從天而降的仙人一般無二!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我始終隻能看到一個背影而己。

那個身影高高在上地矗立於萬眾人之上,下方則是黑壓壓一片跪地叩拜之人。

不知你們是否有過類似經曆:即使無法看清麵容,但內心深處卻能清晰地感知到對方究竟是誰!

而我正是如此,每一次都身臨其境地置身於這個場景當中,接受著萬民朝拜之禮。

對於這個頻繁出現且一成不變的夢境,我曾深思熟慮過其中緣由。

莫非它與我被困在此處的旅館存在某種關聯嗎?

畢竟從我有記憶以來,這個夢便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我隻能向老管家尋求答案。

可他卻總是帶著那副讓人生厭的笑容,拿著“時機未到”這種屁話來搪塞我。

我看了一眼時間,時辰到了,乾活去了。

我上到天台等寅時到來。

隨著清脆的鐘聲響起,眼前的場景也開始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