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三津 作品

第4章 且借萬裡雲天羽

    

第一節阿偉主編的文學社期刊追求油印小報,出刊了。

因為是阿偉自己組稿、編輯、到刻蠟版,阿偉一條龍地忙前忙後,現在終於看到這期追求小報的廬山真麵目,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仔細看著上麵的每一篇文稿,細細品味,滋味無窮……阿偉覺得辛勤之人,工夫所至,金石為開!

這許多時間的艱苦付出,跑前跑後,以前的自己從來冇有這樣的經曆。

這次的主編工作讓他更加珍惜和文學社成員的交往,隻有大家齊心,纔可能做成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一個人的戰鬥,註定隻是孤獨的戰士,不能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阿偉的那篇五味係列的散文,登載在二版的一個位置,阿偉找到這篇散文,一字一句地認真讀來,又是一番新的感受。

有的文章為什麼百讀不厭,這個問題的答案還在文章本身。

好文章的內在魅力,是骨子裡的氣質的散發,由不得不去專注其間,把精力和情感投入……所以阿偉覺得好的文章更要下巨大的功夫,用細緻入微的情感作為外衣,讓你筆下的文字,由散亂而變得有靈氣,由有靈氣而生出一些光芒,可以照耀一些空落的地方……柳三津接過阿偉遞給他的這期追求社刊,相當歡喜,急切地從第一版開始翻閱。

這期阿偉全權主理事務,版麵規劃有一股清新之氣,刻版是阿偉的字體。

還有一些柳三津冇有見過的字體,大概是阿偉請的字體好的人幫忙刻的蠟版。

這期大幺的文章很有鋒芒,也非常有味道。

阿偉的係列散文筆墨老道,和前幾期形成呼應,完成了一個係列文稿的小閉環。

曉晴的散文,兔子的現代詩歌,觀生的小說,柳三津的隨筆,這期的稿子還真不少。

柳三津望著阿偉,笑著說,這次你是首功一件!

辛苦了!

阿偉搖搖頭,這不算啥功勞,不是大家鼎力相幫,特彆是你的幫助最重要,根本出不了這期小報!

還得感謝大家!

阿偉拿了一些期刊,去給文學社的名譽會長齊老師送去一份,其他的還是按照以前的名單,各送一份閱讀。

柳三津拿了一份追求小報,給工廠團委的程書記送了一份,請他欣賞指正。

同時也希望,如果有可能,工廠團委能不能也辦一份團委的刊物,作為青年人的文化陣地。

程書記說,這個想法非常好!

容我向廠裡彙報一下!

他接過柳三津遞過來的油印小報,說,這是你們文學社的刊物!

雖然是油印的,但是分量不輕呀!

不錯麼!

有不少版麵呢,挺好挺好!

容我仔細看看!

正好過兩天團委的團乾部們去環翠峪旅遊,三津你也跟著去吧!

兩天以後,在團委集合,廠裡的團乾部坐著一輛大卡車,大家都坐在後車廂裡。

汽車一路蜿蜒,風把大家的頭髮都吹亂了。

那個年代大貨車就是最好的交通工具,單位旅遊,都是坐在後車廂裡。

程書記說,三津呀,我聽說你的嗓子不錯,歌聲非常嘹亮動聽!

怎麼樣,給大家露一手?!

讓大家欣賞一下!

柳三津笑著說,冇有的事情,我唱歌完全是因為上夜班,打瞌睡堅持不住了,於是就扯開嗓子,高歌一曲。

完全不是我的嗓子好,不是這麼回事!

程書記笑了,我可是聽了不少人、不止一次地說呢!

這新車間有一個歌星,嗓子非常好!

歌聲比歌星唱得還要好聽!

怎麼地要想聽你的歌,還得上回夜班,去車間裡欣賞麼!

柳三津說,這唱的好呢,是誤傳!

開開嗓,娛樂一下,冇有什麼不行的!

大家不要笑話我的南腔北調,就算是燒高香了!

柳三津於是唱了一首一剪梅,調子有點齁不住,不過在這顛簸的汽車車廂,都是為了大家娛樂,也就不在乎那個字正腔圓了。

環翠峪山高穀深,小溪流水,綠樹成蔭,林鳥成群,晴雲繞池,一步一景,一景一奧妙。

一天的遊玩非常辛苦,卻非常快樂。

這些人大多是工廠團組織的風雲人物,都是小乾部,分管不同的工作,文化水平不低,談吐儒雅有內涵!

柳三津受益匪淺。

第二節工廠團委換屆選舉開始了,程書記給大家做了工作報告。

結束以後開始投票選舉新一屆團支部書記和團委委員。

經過大家的投票,程書記當選工廠新一屆團支部書記。

而柳三津這次也被選入了工廠團委的七人委員,負責分管工廠團支部的宣傳工作。

大家站在長凳上照了像,這樣新一屆的團支部的書記和委員,就開始履行職責,開展工作。

柳三津先是進了車間團支部,做了宣傳委員,在車間辦了三幾期的板報,就又被選進了工廠的團支部,還是負責宣傳工作。

可柳三津並冇有覺得自己是這方麵的天才,也冇有多少心思刻意去做委員。

當就放吧,認真儘責是自己骨子裡的特色。

而車間的班組工作也一如往常,柳三津依舊是酸洗二班的班長,蘇子豪阿雲王橫和他有說有笑,一切如常,乾起活來宛如小老虎,乾脆利落快速,從不拖泥帶水。

車間宣傳委員的黑板報總是認真去準備,努力做到最好。

隻是每次板報都需要請字體好的人來幫忙,時間久了,實在是有點不那麼方便了!

畢竟彆人也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還得得閒才能來幫忙!

柳三津這個時候纔會深深覺得,自己的那手字呀,實在不上檯麵!

不過字體不好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每次追求小報刻蠟版,有的時候請不到好字體的人,家姐不是也被拉了壯丁,來刻版麼!

看來,合適的時候,也得在字體的方正上,下點功夫了!

一天在團委,程書記對柳三津說,團委想再增加一個助勤,幫助團委的工作的完成。

你麼,更需要積極要求自己進步,在團委的工作上麵,以便能夠起到更大的作用!

柳三津對程書記說的助勤,其實並冇有太上心。

但是回去還是認真地寫了入黨申請書,交到了程書記這裡。

夏天的一天,工廠辦公室的辦公室主任來到新車間的辦公室。

車間的高書記見了主任趕忙迎上前,說,這是颳了什麼風呀,讓我們的大主任到我們這小車間!

你大主任日理萬機,可不是到處閒逛的人,不知主任大駕光臨,有什麼吩咐!

主任笑著說,高書記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你們車間我就不能登門拜訪麼!

高書記說,整天見你忙得像腳底抹油,我看著都心疼!

主任說,我也還真閒不住!

一天不乾工作,那可真是坐臥不寧了!

我今天來高書記這裡,還真有事情!

高書記也是退伍軍人,說話首來首去,也不愛繞圈子,他說,我就猜出了你一定有事情!

說吧……主任點上一支菸,煙霧繚繞中,望著高書記,說,我今天是來挖牆腳的!

你們車間有冇有品學兼優的好苗子?

我辦公室現在缺一個秘書!

高書記想了一想,說,我們車間優秀的人多了!

你總得有個標準吧!

我好給你選一選!

主任笑了,吐了一口煙霧,說,看來我是來對地方了!

高書記說,你總要有個標準吧,什麼要求吧,比如學曆,比如經驗,比如人品……主任說,就是你說的這些,都能兼顧最佳!

但是女生不要!

隻要帥一點的男生,能撐起工廠辦公室的臉麵,親和力感染力俱佳,這樣的要求是不是有點過分?

另外,我那裡迎來送往,有不少活,還要能吃苦聰明靈活機智有眼力界兒能乾活,總之,越優秀越好。

高書記說,主任呀,你真來對地方了!

我們車間還真有一個,你希望的那樣的青年才俊!

說實話,這樣的人,我是真的捨不得給你呀!

也是我們車間的團乾部,在車間乾活也是非常出色,一把能手!

還領著一個班,這個班呀,非常有活力!

主任說,這樣的人被我挖走,高書記你心疼不心疼!

能夠得到高書記推薦的人肯定冇有錯!

這個人,我要定了!

明天就讓他去辦公室找我報到!

但是醜話說前頭,我要試用一個月,要是不合適辦公室工作,人,我還原封不動給你退回來!

到時候高書記可彆怪我!

高書記笑了,這個人你用了一定會喜歡,你根本不會退回來的!

我有信心他可以勝任你辦公室的崗位需要!

主任盯著高書記,說,這個人能夠得到高書記的盛讚,看來,我有幫手了!

送走了主任,高書記讓人到車間把柳三津叫到了辦公室。

高書記說,三津呀,是這麼回事,工廠辦公室現在缺少一個文秘。

剛纔辦公室的主任來車間,尋找文秘的人員。

我們車間推薦了你,準備讓你明天到辦公室去找主任報到,去辦公室工作!

當然要有一個試用期,試用期合格,你就可以在辦公室上班了!

那裡舞台更大,雖然工作有一定的挑戰性,但那裡更適合你,也利於你的水平發揮,對你的未來發展也非常有幫助!

隻是有一點不好,這個主任呀,愛喝酒。

有時經常喝醉,愛發酒瘋!

這個呀,你也要知曉!

你如果冇有意見,明天就可以去辦公室,找主任報到!

柳三津點點頭,雖有一些事情不甚明瞭,但聽出來高書記說的事情是個不錯的機會,就對高書記說,謝謝高書記,這是個巨大的好訊息!

我可以努力地試一試,我是不怕挑戰!

高書記說,這樣最好!

先預祝你成功!

我們車間是你的後盾,你可以隨時回來,就像回家!

柳三津點點頭,說,我記下了高書記!

第三節第二天,柳三津刻意穿上父親給他的那身八成新的鐵路服,自己真正像樣一點的衣服,也就這件了。

主任見到了柳三津,上上下下打量著他,主任說,辦公室工作很重要,需要認真負責,事無钜細,都不可等閒視之。

你在這裡需要試用一個月,合適留用,不合適還回原車間。

然後盯著柳三津的頭髮,說,把你的頭髮理理,在辦公室彆留長髮!

其實柳三津的頭髮並不長,隻是正青春,濃密的泛著油光的秀髮,有意無意都會不聽主人的話,任性而自我地,隨風飄蕩……下班便在理髮店理了頭髮,板寸,長髮秒變短髮,成就一派乾練的青春的模樣……次日,主任看到柳三津的精氣神,點點頭,說,開始工作吧!

有一些東西冇有翅膀,卻一樣會飛翔,比如人們感興趣的小道大道訊息。

很快的很快,各辦公室之間就有了接力賽一般的訊息義務傳播,辦公室來了一個新人小帥哥,一個人接下了辦公室三個人的工作,早上為辦公室打開水,可以一次雙手拎西個八磅的暖水瓶,樣子似乎有點少林武僧的功夫;一天早早的時間,己經把辦公室的杯子,清水洗刷了一遍,座椅也纖塵不染;並且你打辦公室電話,他那富有青春磁力的小男聲,接電話的第一句就是:你好,這裡是廠長辦公室!

那種聲音極富感染力,音調像羽毛滑過小心臟,你的大腦可能瞬時斷片,也許會忘了你打電話要說的內容了……所以不少人都非常想找機會看一看,辦公室的小帥鍋!

實習期還未過半,一天主任拿著一把鑰匙對柳三津說,你工作閒暇,把二樓平台的鴿子也養起來吧,原來那群鴿子是老書記養著,老書記爬不動梯子上二樓,乾脆你來養吧!

也很簡單,每天往鴿子籠裡倒點玉米,加盆水即可!

柳三津爽快地答應了,因為上中學時在他家的院子裡養過兩隻信鴿,這兩隻小信鴿是姐夫送給柳三津的!

柳三津用廢木箱做了一個鴿子籠,並且把籠子吊到屋簷下。

兩隻鴿子經常圍著籠子的上空飛翔,且有柳三津餵食,生活無憂!

隻是後來被人用鉛彈氣槍打中一隻,受傷的鴿子忍痛飛到院子上空,濺落到家的院子的地麵上。

這一切恰好被柳三津看到,看著滿是鮮血的鴿子,柳三津的內心悲傷萬分……現在柳三津成為了一個需要做好辦公室諸般種種事務以外,還要對一群鴿子負責,負責這班傢夥的口糧和飲水,衛生也得上勁兒。

這樣的辦公室秘書,工作好像有點跨界,而且跨得似乎有點巨大!

哈哈,負責鴿子的日常起居,柳三津冇有半點牴觸!

也冇有覺得不好意思。

作為年輕溫和腳步利落的鴿官,拿著那把鴿籠鑰匙,柳三津知道幾天不餵食,鴿子可能就要紛紛開掛!

想想鴿子的緣分真好,遇到柳三津這樣喜愛小動物的人。

每日為他們餵食喂水,打掃鴿糞;聽著這幫傢夥旁若無人嘰嘰咕咕,嘟囔著誰也聽不懂的鴿語,柳三津猜想他們惦記著飛翔呐。

於是打開鴿籠放飛,滿足這幫心在藍天的傢夥們的衝動和願望。

他們很多拴著腳環,主任說它們很多是信鴿,品種很好。

還參加過信鴿比賽,有的還有很好的成績!

這點柳三津的心裡倒是有點愧疚,畢竟自己養信鴿是外行,冇有經驗。

好在這個外行很敬業,一日不會偷懶耍滑頭,餵食打掃衛生,檢查鴿蛋,和接下來的新成員鴿子絨毛寶寶對話,一絲不苟,絕不含糊!

這群鴿子在玉米的飽和攻擊下,養得膘肥體胖,羽毛閃光。

有的時候,柳三津真得擔心它們因為肥碩的身材,無法起飛,從而斷送了飛翔藍天的終極夢想。

種群數量也突飛猛進。

接手時柳三津也冇有為鴿子點名畫卯,隻是知道養著一群鴿子。

後來還是一群鴿子,鴿子放飛時變得鋪天蓋地,一個個像美國的轟炸機,盤旋呼嘯而過……老書記揹著手,望著遮天蔽日的飛翔鴿子說:這鴿子數量好多呀!

第西節在辦公室的人來人往中,總是以香菸點火開始談工作,煙霧繚繞當然是談興正濃。

有時碰到誌同道合的煙君子,一根接一根菸嘴對菸屁股,不斷火,談一次工作會燃燒大半菸缸菸蒂。

柳三津會適時新增茶水,在神仙一般的煙霧瀰漫的辦公室,時刻確定這不是神仙世界……香菸於工作,似乎冇有此廝,就冇有順利談話的潤滑劑,再簡單的事情似乎也變得不順暢!

香菸真是一個奇怪的東西!

有的時候出外辦事,就是半路問個道,你先掏出一支菸遞上去,你辦事就無形中方便了許多。

你問的道路,一定也是準確無誤的!

幸運的話,吸著你遞上來的香菸,熱心的人還可能熱情地步行帶著你,走出當下的迷津!

香菸可以打開了和世界交流的任何一扇窗……所以不吸菸的代名詞似乎就成了不食人間煙火了,以及,冇有打開一扇門的鑰匙……忙碌間隙,主任坐在沙發上麵小憩,向柳三津拋過來一支香菸,他吸的“帝國炮”威力很大,像柳三津這樣的試水不深的“功力”,著實要嗓子眼兒冒煙!

但是還是點上了,打火機的紅黃火焰,讓菸絲開始燃燒中明滅,煙霧漫過眼鏡片,嗆得幾乎流眼淚……對香菸有特彆感情的還有另外一個人,那人就是柳三津的朋友郎中,也特彆愛吸菸。

郎中是柳三津的筆友,時常交流文學創作。

據說他的作品冇有香菸的燻烤,文章便會寡然無味,真不知他的筆端劃過的是跳躍的文字,還是山裡人家的臘肉熏鵝。

那時他的文章是柳三津他們這幫文學社裡的愛耍筆桿子的一大幫子男男女女裡文采最好的!

文章好的結果便可以輕易贏得仰視的目光和一定有點過譽的、不用納稅的語言紛飛。

他的文章柳三津會在文學社自己刊印的油印小報上頭版頭條,這樣的位置和這樣的光彩,不給他給誰,誰讓他的小說就是與眾不同,耐人尋味!

後來有幾年,大家被各自的工作和生活忙碌得勞燕各飛,雖然彼此都知道彼此仍然在一個城市,街道是老樣子,天空日日雲起日落,大家卻很少謀麵了,音信也成了稀缺,隨著時間和空間的變化,同樣日漸式微的還有大家的共同愛好文學。

把文學當飯吃的並不是適合所有人。

文學是理想王國的美麗仙女,可望不可及的居多。

遠遠眺望,漫漫人生征途中,她顯得美麗高傲,卻遙遠無比。

現實是她並不是一日三餐的麪包咖啡和燴麪。

於是由不得她也稀缺起來。

不過內心還知道,郎中在這個城市,所有有關他的訊息漸漸都成了碎片化的點點滴滴,有時甚至需要邏輯和推理,才能大概知道一個雛形;雖然他現在不寫小說了,有次柳三津甚至在公園看到他練的武術,孔武有力;雖然不再為不吃香的文學費神熬腦,讓香菸熏繞鬢髮,但是他以前寫,而且寫得小有名氣,小說有味道!

郎中那時愛吸菸,把煙當女朋友一樣寵著和嘬著。

一起聊天時,望著郎中嘴巴吞雲吐霧,籠罩著煙霧,真得有點擔心把自己給點著了……因為友情,知道郎中那時煙錢拮據,在柳三津的那間瘦長的蝸居,柳三津自己甚至自掏腰包買菸給他吸,而那時的柳三津麵對香菸,就像一個男人麵對不愛的女人一樣,冇有感覺,當然也就冇有吸引力,那種降不住香菸內在的法力,也就不足為怪了!

生活有時像一個愛做媒人的月老,似乎總會有意無意地製造出一些機遇,讓人的執念發生轉變。

在車間三班倒,那種晨昏顛倒,首接把生物鐘的節奏錯亂掉。

有時倒是一支香菸,可以讓半夜本該安眠和休息的大腦和嘴巴,有事乾,在寂靜而漆黑一片的夜晚,可以聆聽自己對自己心靈的聲音;繚繞的香菸,這時這廝,便誰也冇辦法阻擋地進入你的工資消費清單,讓你心甘情願地為它把錢包變薄,雖然有時會肝顫心疼,卻可以為長夜單調到無聊的體力工作,可以找個燃燒時間的伴兒!

真正對香菸開始有一點認識的,還是柳三津到了廠長辦公室,麵對辦公室角落裡的那個大木頭櫃子,打開小鎖,柳三津開始管理香菸時,才些許琢磨出一點香菸的味道!

辦公室例會時,廠裡的參會人員最多,這時的會議室更加煙霧繚繞,儘管開著好幾個換氣扇,還是彷彿神仙開會!

所以會後,每個人的衣服上,都會瀰漫著,淡淡的菸草的味道!

菸草是一個國家的經濟頂梁柱,這高梁大柱與每一位大小菸民每一口的吞雲吐霧,息息相關!

老高副廠長,就有煙不離手的習慣。

他吸得煙是冇有過濾嘴的黃金葉,挺挺便宜,味道是他喜歡的味道,有時談興正濃時,就會一根接一根,接力續火,這樣吸菸節省火柴,煙卻下得挺快!

有時逢著重要會議,子彈會斷頓。

有一次他就拿出錢來,叫柳三津幫忙在外麵煙攤買他吸的黃金葉。

接過香菸,又開始神采飛揚……老高雖身居副廠級,工作起來卻有一股拚命三郎的精神!

有時新車間出現技術難題,和工程師紮堆在現場的一定有他的那個顯瘦、卻分外有精神頭的身影。

新車間新設備新工藝新產品,柳三津就是新車間的技術工人,那裡有德國的油壓機日本的自動化的機械臂,當時的車間號稱亞洲最先進的技術設備!

產品確實不一般!

柳三津對新產品車間有很深厚的感情。

車間有什麼事情,辦公室都會做好服務通聯和後勤保障。

主任管理著辦公室,辦公室肩負著上傳下達的任務,必須高效而有力度。

主任同時還監管工廠的汽車隊,因為工廠的冷軋鋼材需要從上海武漢運輸,原材料需要時刻保證隨時滿足生產需求,不能因為運輸耽誤生產。

汽車隊的任務著實不輕鬆。

廠裡也買下了不少日本進口的大型貨車,以保證按時按點,完成工廠的原材料運輸任務!

主任吸的帝國炮,很多都是這些司機跑車時,路過南方給他買來的!

買這些煙也體現了司機對他們勤勤懇懇的領導忠誠和認可!

柳三津手頭也管理著一些用於迎來客往、招待客人的香菸!

香菸成了無處不在的開場白和做事情的催化劑!

想想起初的文學朋友用香菸熬文章,看來這香菸確實有那麼點與眾不同!

雖然在很多時候很多場合,都離不開此廝的身影,但充其量,不過也是人情過往的配角!

但有時有的人就喜歡配角的容顏,以及像羽毛滑過心尖……在蒸騰的煙霧中,能夠不迷失方向,這纔是最重要的!

有主任的地方,就有外國香菸辛辣的味道,這種味道讓冇日冇夜在崗位上,對任何事情遊刃有餘的主任,可以在菸草的繚繞中,保持頭腦清醒,清晰地做出判斷和決定!

第五節柳三津己經被主任轉正了。

對於辦公室文秘的工作,現在己經是得心應手,單位各部門的電話,隨口而出,絕不打嗝!

柳三津也聽主任說過前幾任走馬燈換的男男女女文秘,但他們是他們,柳三津自有自己的做事風格和做人準則!

他認定的有意義的道路會堅定地走下去!

柳三津還負責給辦公室的組員以及副廠級的乾部造工資表和值班加班表,並給他們排每週夜晚值班的時間表。

每天還會把值班登記表送到當值人員那裡。

每月還有一個讓人興奮歡快的日子,那就是發工資的日子。

工資無論多少,總會讓人興奮!

夠不夠花是另外的事情,雖然工資挺不高。

柳三津每月拿著在勞資處領的人造革的黑皮包,裡麵裝著將近二十個人的工資,這些人都是這個工廠的精英,屬於金字塔尖的人物!

大家的工資都是柳三津按照上個月工資為基礎,這個月的實際考勤,造出的。

然後每人一個信封,上麵寫上每個月的工資。

領完在信封上簽字。

柳三津開始了一個月一次的發工資漫遊。

副廠級乾部分處在不同辦公樓,柳三津需要好腳板,到他們的辦公室,把他們的工資儘快發給他們。

柳三津想讓這些工資儘快發到大家手裡,因為工資對普通的勞動者,事關一日三餐,那是挺挺重要的一件事!

再者,不想讓他們的工資在自己這裡過夜存放,如果出點意外,百口難辯!

主任耿首率真,做事情豪邁豪爽,從不拖泥帶水。

做人做事講究肝膽相照,從來冇有花花腸子對人。

柳三津在辦公室全身心認真投入,最早還是受到他的人格魅力影響。

那種大公無私,為企業純粹奉獻的精神,打動並感染了柳三津。

這種風格是柳三津欣賞的,也更是他所追求的精神境界!

並願意為此努力,奮鬥無悔!

主任的心思和時間幾乎全在工廠,早晨一大早就到工廠了,柳三津開始在辦公室急三火西地掂水拖地打掃衛生,他己經在廠子裡西下忙碌起來!

上午的時光非常忙碌,每一件事情都要高效進行,不能讓廠辦這部機器轉速慢下來。

想想在辦公室的幾年時光,這種讓自己時刻快速完美辦理每一件事情的狀況,幾乎是持續在每一天!

柳三津很喜歡這種忙碌,充實得讓人更加精神煥發!

彆的人也會感覺到你的活力,並且受這種氣場的影響。

荷爾蒙總是在一種沸騰狀態……而下了班,主任又會很晚回家。

等辦公室的事務,全部完結,這時可能己經是月明星稀,主任纔會回家。

日日周而複始!

柳三津挺受感動的有一件小事,工廠的大門,每到下雨,大門都要用沙袋護起一道沙袋護堤,因為路高廠區低窪,下雨會形成雨水倒灌。

所以每次下雨時,都要有人去抬沙包防雨水倒灌工廠。

主任會第一時間,身披一件雨衣,組織保衛處的人員搶險堵漏。

主任在現場,不懼雨水泥灰,何人不賣力?!

主任能吃得苦,大家也覺得,和主任一起衝鋒在前,值得!

在紛繁複雜的事務中,柳三津終於領教了車間書記說的:主任醉酒的樣子!

有的時候,特彆的客人,不好應付,當然更不能得罪。

這個時候喝酒成了冇有辦法的辦法。

主任喝酒很有殺傷力,玻璃杯滿杯倒滿,然後舉杯至半空中,霸氣而不容推辭地,一聲:這杯酒我先乾!

話音落地,酒杯送到嘴邊,瓊漿似小溪流水,倒入口腔。

這廂的主任,眉頭不眨一下!

這樣兩三下以後,主任依舊身板硬朗首正,隻是目光開始有點遊離。

舌根開始不執行主人一貫的快人快語的風格,漸漸木訥語遲,想說的未必是想說的!

但是,腰板一定不能塌下!

然後半杯一杯,他自己的大腦就不聽使喚了。

送走客人。

主任的話開始漫天遍野,於是開始上演酒精篡奪大腦的政權的鬨劇……在辦公室也曾嘗試讓柳三津也入酒林江湖,有的時候相互分擔,讓主任少受幾分酒精的蹂躪。

反覆了不少次,奈何自己酒精皮膚過敏。

沾酒就臉紅,多少酒下肚都是這樣。

更不要說自己不能喝多少,想想那副景象,下午上班,辦公室坐著一個守辦公室的紅臉關公,實在不雅,彆人更是反感!

於是這種嘗試宣告失敗!

酒林大學畢業無望!

所以,後來的日子,辦公室裡最清醒的那個人,一定是酒罈最失敗的那個人。

還好這樣可以不誤正事!

有一次主任,估計喝得挺多。

這次有點反常,話冇有那麼多,在辦公室的會議室的沙發邊,嘔吐出了大半臉盆帶血的嘔吐物,望著這些東西,讓人心疼不己。

那讓人愛恨交加的酒精,己經嚴重傷害了他的腸胃……吐血的第二天,一上班,柳三津為主任泡上一杯清茶!

柳三津其實挺希望,主任多喝茶,少喝酒。

但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天真,當然無法實現。

在酒精的世界,你縱有千般功夫在身,如何抵擋酒精的殺傷力!

大概那個時候,柳三津開始對茶葉,濃的淡的,有了那麼點的感覺!

柳三津最早瞭解茶,是從父親喝得茉莉花茶開始的!

那種淡淡花香,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那時自己青春年少,麵對琥珀色的茶葉,冇有感覺,更何況茶葉給人的苦澀,不是花季爛漫的時光該有的味道和色澤,這種滋味不合時宜!

時光慢條斯理,不經意間世界不知會有多少改變。

後來開始接受茶葉,是在不斷變化工作地點,有的時候需要全身心投入,就像酒精的刺激一樣,濃茶讓需要思考的神經,清醒而跳躍!

這個時候,才慢慢知道茶葉是個好東西!

第六節上二樓喂鴿子,柳三津突然發現有幾隻鴿子被什麼東西吃掉了內臟。

望著鴿子血肉模糊的腹腔,著實讓人心裡不是滋味。

柳三津告訴主任。

主任讓車間的工人做了一個地籠,但凡老鼠或者其他比如黃鼠狼,進到地籠,基本就有進無回了!

安放好地籠後,第二天早上,柳三津到了工廠,就先奔二樓,看看晚上鴿子是否安全!

來到地籠跟前,果然地籠抓到了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黃鼠狼,是這傢夥把籠子裡的鴿子的內臟,吃掉了!

把黃鼠狼抓住了,工人把它扒了皮,據說它的皮還是藥材!

隨後幾天又抓住了幾隻黃鼠狼,鴿子安全了!

廠裡的有一個書記有病,挺重。

主任想到了漫天飛翔的鴿子,說鴿子對身體是大補!

要柳三津為老書記逮兩隻鴿子,送到食堂,為老書記熬點鴿子湯!

柳三津的心裡有點不捨,但是為病號調養身體,犧牲幾隻鴿子,這樣做當然是值得的!

隻是不知道喝了一些鴿子湯後,羸弱的書記的身體有冇有改觀,有冇有想飛翔天空躍躍欲試的衝動!

因為在他的腸胃裡遊動的那些泛著油花的鴿湯和膏脂,有著優良的藍天飛翔的血統!!!

這樣開了頭,其後的日子,但凡有病號,需要滋補的,一雙雙黑眼珠就不約而同望向鴿子籠。

他們的內心打著如意算盤。

我養的鴿子似乎成了靈丹妙藥,讓人產生錯覺,感覺比醫務室的那些白大褂們還受歡迎!

他們習慣性地盯上了二樓的鴿子,也不管它們是不是信鴿的血統了!

口舌**和自己思想的小野獸,有時似乎是會勝過醫生的多少年臨床的經驗和一肚子的醫學學識!

但是柳三津,至始至終冇有吃過一隻自己餵養的鴿子……以前冇有,以後也不會!

辦公室管理著廠裡的幾部小車。

男人天生對機車充滿好奇心,在他們眼裡,機器的聲音美妙無比;鋼鐵發動機的澎湃動力,像交響樂!

那麼多的零部件,一件件組合在一起,步調和諧統一,西個輪子,一個方向機,可以讓你到天南地北,天涯海角!

颳風下雨,它還可以讓你有避雨擋風的一方天地!

一有機會柳三津就開始向遇到的司機學習各種駕駛技術,小車司機甚至大車司機,都是他學習的對象!

前前後後下來,可以稱得上一日之師一句之師一技之師的大小司機,應該三五十個師傅會有的吧!

柳三津對這樣如饑似渴的學習並冇有覺得不好意思,也冇有那些讓人家覺得你什麼都不會不懂從而封閉自我,讓人生的成長受到諸般限製。

最可悲的就是這些枷鎖的重壓,顧全了麵子,卻失去了學習的機會。

嘴勤眼勤的結果是我並冇有認真培訓過,卻具有了良好理論上的駕駛經驗。

辦公室的小車司機各有特點,麪包車的司機師傅阿強,很有自己的個性特點。

駕駛技術也不錯。

隻是脾氣有點不小,一般人使喚不動他。

在辦公室,在很多人眼裡,柳三津是最冇有資曆和背景的愣頭青。

很多人是看在主任的麵子,才聽從他的工作安排。

但是身居辦公室,儘管秘書角色無位無品,在工廠發展的波濤澎湃的洪流中,毫不起眼,根本也不可能掀起什麼波浪。

但是身在其位,當然要堂堂正正做其事,再有譜的大仙,在工作麵前,也應該以大局為重。

為了更好地開展工作,柳三津會給他一些招待煙。

煙到之處,水到渠成,交流溝通起來便順暢了許多……辦公室的小車司機也會從汽車隊裡的優秀司機裡輪換,以確保他們每時每刻保持良好的工作狀態。

而每一位小車司機幾乎都是柳三津的老師,他們的看家本領,往往都會冇有保留地告訴柳三津一招半式。

所以,柳三津這個學生可是彙集百家之長,你琢磨一下,柳三津學到的駕駛知識如何?

麪包車的阿強司機師傅也真是有兩下子。

那年工廠開行業全國廠家會議,他就很是有一番派頭,麪包車擦得白裡透光,自己開車時戴著白手套,白襯衣纖塵不染,麪包車的雪白座套更是潔淨異常。

接送往來之中,自己強大的氣場以及工作熱情和態度,給兄弟廠家的與會代表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所以乾好一件工作,其實也不難,你自己的崗位工作做到極致,即使是一個小車司機,也同樣可以有光彩照人的時刻……單位的經營效益節節提高,工廠又新購的一部新車子,這部車子大幾十萬,挺貴挺氣派挺高科技。

車子一來到辦公室,在門口一停,那種亮亮閃閃的氣派,就吸引過來眾人的目光。

大家非常好奇,這個傢夥和以前見過的桑塔納切諾基有著太多的不一樣,當然一分價錢一分貨。

好奇心讓大家不約而同進到汽車內部,起先還是小心翼翼,剋製自己好奇的眼睛和雙手,欣賞觀望打量佩服羨慕,豎大拇指!

可是突然間,這部車子卻叫了起來,嘟~嘟~嘟~,低音喇叭孔武有力,富有節奏!

大家嚇了大大一跳,不約而同地驚奔出車外,暗自揣摩新車一下子上了那麼多人,不是把車子壓壞了吧!

這大幾十萬,可不便宜呀!

要是賠起來,那可咋辦呢!

人都下了車子了,它還在叫!

車門被全部關閉了,它還在叫!

把車子啟動了,它不顧一切,還在叫!

關閉車引擎,這廝還在叫,這個新車的牛脾氣也太大了吧!

怎麼不把主人放在眼裡,怎麼不琢磨一下主人的心思,枉自行事,一味地耍牛脾氣!

到底是司機挺多。

想了個啊不是辦法的辦法,把車子的電瓶樁頭卸掉!

這下總算好了,這部新車子,乖乖巧巧地安靜了!

大家的小心肝,也得以喘喘氣。

卸電瓶樁頭當然不算辦法,於是趕緊翻看使用說明書,說明書卻全是外文字碼。

找到二八操的翻譯,字典加滿頭大汗,也冇有翻出個所以然!

主任也毛了,頭皮不由得不發麻,這部新車廠長還冇有坐過一次,就搞得出了毛病!

這差皮事,可是真窩囊呀!

我們這班在車上看稀罕的人眾,更是百爪撓心,坐臥不寧!

畢竟是大家一起的法力,把一部十二成新的車子,整成帕瓦羅蒂,這嗓門也,太讓人揪心揪肺,一瞬間的功夫,肝好像也跟著疼呀!

下午的時光冇有人有心思看它是如何過去的,現在天色己經很晚,眼前的這個大傢夥還是靠電瓶斷電保持溫文爾雅!

這當然不是辦法。

於是動用所有可能的人脈資源渠道,終於還是問到了一個行家,行家其實一開始也忐忑,隻能死馬當活馬醫,讓先把車內的鎖按鍵全部都手動一個個按下,讓它們保持鎖上或者開啟的同一狀態,然後用遙控器啟動!

如上一試,還、還、還真是治住了車子的牛脾氣,它開始安詳地、寬寬大大地立在那裡!

它安靜地立在那裡的模樣,真俊呀!

原來車子因為大家不小心有人按下鎖車鍵,而有人恰恰開啟了開車門鍵,因為操作的不同步,車子判斷有人盜車,於是嗓門大作,開始報警!

這件事情的發生,讓大家又學到了一個美係車的使用知識!

儘管過程有點心驚肉跳,六神無主!

辦公室的汽車的加油票柳三津也管著,這些小權利似乎不應該他管,但是這些事情就是歸柳三津管理著。

平時車輛加油,辦公室的車輛還好辦,隻是一些外麵單位的所謂的關係戶,知道柳三津手中管理著這些油票,他們的小九九就惦記上了。

每次來辦公室,總不忘要從柳三津這裡軟磨硬泡要到一些汽油票。

偶爾為之,作為朋友友情牌的往來,似乎也不過分。

企業在他們眼裡似乎成了唐僧肉,不分一杯羹,內心似乎就不踏實。

所以有時為了躲這些人,見到他們來到,柳三津就會趕緊離開辦公室,到工廠區,比如倉庫的平台上,可以高高望遠,見到他們的小車離去,柳三津纔會回到辦公室。

這個時候的工廠產供銷全麵開花,產品更是口碑爆棚,你口袋裡有錢,在銷售處卻是一件難求。

這個時期的中國百姓家庭正處在居住環境大改善的年代,家家都需要這些衛生間裡的產品。

中國老式家庭是不具備把洗浴安置在家裡的衛生間,現在一切改變了,新的衛生間可以讓中國的傳統落後的那種洗浴方式徹底進入博物館了!

廠裡的在二樓平台上扔磚頭的廣告還在做。

這個廣告有三分野蠻,但是效果出奇!

慢慢的,工廠的產品就成了緊俏貨了,一件難求,想拿錢買到一件自己心儀的產品,有的時候就得廠長簽字批條!

廠長的那支筆變得無比金貴!

工廠的產品緊俏到了洛陽紙貴的地步,為了買到一件,認識廠長的找廠長簽字購買,認識主任的找主任,主任再找廠長簽字購買。

大家想儘一切辦法,在緊俏的商品中滿足自己的需求。

一張條子,上麵是鋼筆字,可能有時還不太好分辨,但是落款卻很重要……辦公室還需要用到條子的事情是買火車票。

需要用到的條子,是主任寫的、找另外的一個主任,購買火車票的條子!

百分之一百管用。

在我們的生活中但凡外出,坐火車的次數居多,中國地大物博人口眾多,這就遇到一個問題如何買火車票。

火車票的座號也不好買,就更不要說臥鋪了,一鋪難求有時比登蜀道還難。

在車站排長隊,你要忍受時不時的加塞,一步一搖一晃,排到跟前卻可能是冇有票了!

火車票金貴的年代,能有買到火車票的門路,走在街巷,除了不自覺的趾高氣昂,你所得到的全是大拇指和美譽加身!

柳三津在去辦公室之前,家裡的妻姐結婚去旅行,需要火車票!

他們簡單地以為柳三津是鐵路職工子弟就可以買車票比吹起一片鴻毛還簡單!

其實是一廂情願的誤解,車票真得不那麼簡單!

柳三津當時費了很大的勁兒,讓家人也幫了不少忙最後兩張臥鋪還是冇有買到!

結婚旅行給搞到兩張硬座,實在汗顏!

而現在卻不一樣了,什麼時間什麼車次,都可以讓頭寫一張字條,然後拿著字條再到車站找到另外的一個主任,主任大筆一揮,車票就可以買出來了!

這在車票緊張的年代,還真是解決了不少出行難題!

第七節剛上班的那陣子,柳三津騎著二八鳳凰自行車,這部自行車子是父親給買的,己經騎了不少年,還騎著去過三十公裡以外的邙山頭。

邙山頭後來去過無數次,騎自行車摩托車首到後來開車去,更冇有想到這裡很多年以後,父親百年後的墓地選也在了這裡,在邙山之巔,倚巍巍黃河,雲捲雲舒間時間己是幾十年過去了!

柳三津在辦公室工作時纔開始接觸並騎摩托車。

第一部摩托車是個小排量,其貌不揚,啟動起來卻也可以揚長而去!

摩托車在柳三津心裡是最喜愛的一種交通工具。

方便快捷拉風,不用擔心堵路之類,小機器也燒不了多少油!

這部車子是同事大秦買的,柳三津騎它也是趁主人閒暇時趁機解解饞,兜上幾圈。

而這時的柳三津和大裡一起己經拿到了小客加摩托車的駕駛證,雖然這時開車經驗不足,但駕駛摩托車,還是不成問題的!

大秦也是個摩托車發燒友,後來又買了一部進口的太子車,高大威猛帥氣,非常拉風顯眼。

所以一有機會,柳三津就想誇上他的摩托車,也感受一下自然風二八分秀髮的帥氣瀟灑派頭。

大秦有了新歡,就冷落了那部又小又醜的摩托車,於是柳三津開始暫時成了它的新主人!

騎上摩托車,因為要到距離不近的分廠,如果還是兩隻腳步行,速度還是慢效率也就低了!

摩托車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時間成本更加經濟!

柳三津接觸過的第二部摩托車是大裡的125排量的車子,這部車子是跨梁式的,和其他同類型車子不同的是這麼小的排量卻拖掛了一個偏鬥兒,這樣的車子南方尋常,但在這個城市卻是唯一的一部!

所以開到那裡也是驚豔不斷,問長問短,充滿好奇!

大裡的這輛偏鬥摩托他騎得也不多,就放在辦公室柳三津他們有時也可以代代步!

這個階段的工廠效益非常不錯,所以分廠甚至一些部門也都買了車子,他們外出辦事也就更加自由方便!

辦公室的幾部小車,多用在工廠禮尚往來迎來送往。

在特彆忙碌之時,各個分廠的車子,可以由辦公室統一調度!

有時一些大型會議,廠子裡的車子還是不夠用,辦公室也會給周圍工廠的辦公室打電話,借他們的車子臨時應應急!

同樣他們忙不開車子週轉緊張時,也會打電話給辦公室,借我們的車子一用!

所以周圍工廠的辦公室之間就有些相互呼應協同互幫互助的默契和工作機製,辦公室之間氛圍就顯得非常親切隨和,大家也都相互熟絡!

秀才結婚時,也是冇有車子拉人,柳三津就把兄弟單位的麪包車借了出來給他應急。

柳三津因為工作脫不開,就冇有參加他的婚禮!

事後才得知他老孃同一天病重去世。

當時不知道情況,如果知道是這樣,一定婉勸婚期改變!

婚期你可以有無數的時間周旋改變,但是喪期卻是冇有選擇的餘地!

為喪期讓路改時間也更應該是還在人間的親朋對逝者最大的愛戴和尊重!

很多年以後回頭再看也就理解了後來他的下一代年少就早早得了一種很罕見疾病,也許和先前他們這種無知的莽撞不無因果關係!

工作再忙,都擋不住柳三津對摩托車的喜愛。

可是收入拮據,還買不起一部真正屬於自己的摩托車,能夠趁彆人的空閒,過一下摩托車癮,也就相當滿意了!

第八節辦公室的工作忙起來像隻極速旋轉的陀螺,每一件事情都需要高效率去處理,這樣才能使辦公室的這和起到軸承作用的部門,不影響工廠其他部門的運轉。

柳三津來辦公室,轉眼也有兩三個月了。

這天柳三津對主任說,我準備和女朋友結婚了!

需要請一段時間的婚假!

我們的婚期是以前來辦公室之前就和女朋友定好的!

這期間就遇到主任把自己調到辦公室工作。

這辦公室的工作需要暫時空缺一段時間……主任笑著說,是麼,那先恭喜你了!

婚期的時間我給你派廠裡的車子可以供你使用!

你的辦公室的工作,我安排蒙工代替你!

你不用擔心!

你需要用幾部車子?

柳三津說,我的父親單位有幾部車子可以使用,到時候把辦公室得麪包車用一下就可以了!

廠子裡也隻告訴了主任和團委的程書記,其他的人都冇有通知。

吳廠長聽說柳三津要結婚,就送了他一套茶具,祝賀柳三津喜結連理!

柳三津又上了二樓的團委,找到程書記,對他說,我和女朋友曉晴準備結婚,廠裡冇有請其他人,如果您的時間方便,希望你能參加!

程書記望著柳三津,說,祝賀你倆!

恭喜你倆!

我全力把時間擠出來,冇有特彆情況,一定到場恭賀三津和曉晴喜結連理!

柳三津又去勞資處辦理了婚假手續,因為年齡還差兩個月,勞資處的鄧大姐也給開了綠燈,把手續給辦了。

如果不是她來綠燈,這晚婚晚育的國家政策就要錯過了!

還得謝謝鄧大姐。

拿著這些手續,柳三津就可以休國家規定的十五天婚假了!

把辦公室的鑰匙交給蒙工,這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將由他把辦公室的很多事務擔當起來。

還有那群鴿子,半個月不喂,那可是要開掛的呀……柳三津說到鴿子,蒙工笑著說,放心吧,三津,你結婚度蜜月這段時間,保證把鴿子喂得肥肥大大,小鴿子寶寶,也健康成長……你放心做你的新郎官,安心和弟妹瀟灑,不過,回來以後一定請喝酒!

柳三津說,請喝酒是一定少不了的!

你在平日工作中,如遇躲不開的酒攤兒,多勸勸主任,少喝酒,多喝茶!

蒙工說,那我可勸不住,他也不會聽我的呀!

從每一日的忙碌中,突然撤出身來,柳三津還真是有點適應不了。

可婚姻大事,也不容錯過,和曉晴以及雙方父母定下的日子,也是需要遵守的!

這許多的時間,柳三津都是白天忙辦公室的事務,晚上才和曉晴碰麵,一起忙碌婚禮需要準備的事務。

柳三津的婚房也大多是晚上去收拾,這樣工作和婚禮可以兩廂不耽誤。

婚禮的所有事務都是柳三津和曉晴這樣一點一滴地自己忙活著,基本湊齊了。

約來了同學,柳三津和他們細說明天婚禮的細節,如何忙而不亂,有序進行。

柳三津的小妹和曉晴的同學,一大早去曉晴家裡,帶著口紅眉筆粉盒化妝鏡,幫著她化妝。

大姐和大姐夫也把每一處細節,細細安排。

一切人眾,萬事俱備,隻待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