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摩 作品

第60章 金陵唐庸在此!決戰匈奴!

    

爆炸聲逐漸停止後,二郎峽中哀嚎遍野,慘不忍睹,匈奴正在全力搶救傷員。

忽然,無數支羽箭從天而降,匈奴猝不及防,頃刻間又死傷了數十人!

“什麼人偷襲!”

一名匈奴兵望著已經包紮好傷口的同胞轉眼間死在箭下,當真怒不可遏!

他手持彎刀,對著穀口大聲喝問!

話音剛落,夜色中忽然冒出一隊騎兵,如同鬼魅般衝進峽穀!

為首的默不作聲,眨眼間已到他身邊,手起刀落,匈奴的腦袋如皮球般滾落在地!

很快,被隔絕在峽穀北段的匈奴被儘數斬殺。

二郎峽雖然被數百輛燒燬的糧車堵住,但是清理出一條供千人通過的小道並不難。

唐庸率領敢死隊到達匈奴大營的時候,北征軍與匈奴已經交戰了近一個時辰。

“二爺,您停下做什麼?再不加快腳步,咱就趕不上熱乎的了!”

胡大莽可不願錯過最後的決戰,他要痛痛快快地在正麵戰場上大殺匈奴軍。

唐庸卻一如既往地氣定神閒,他指著匈奴一眼望不到邊的空營道:“你說匈奴營帳最適合乾什麼?”

“匈奴營帳,乾什麼?住匈奴啊!”

胡大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這二爺啥都好,就是有時候性子太慢了。

唐庸卻對他的心急火燎視而不見,笑道:“我換個問法,我們最擅長做什麼?”

胡大莽愣了愣,想了半天才道:“我們擅長乾啥?放火?埋炸藥?”

“嘿嘿!”

唐庸眼中閃過一抹狡黠的神色,笑道:“這麼多白花花的帳篷,你不放上一把火,能忍得住?”

胡大莽望著那一望無際的帳篷,猛地一拍大腿,大笑道:“還是二爺會玩,匈奴狗的帳篷的確最適合放火了!”

匈奴人打著打著發現自己家被燒了,那模樣才精彩哩!

“你安排兩百人去放火,剩下隨我衝入陣中!”

唐庸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在外餐風露宿這麼多天,終於回來了。

此時北征軍與匈奴的決戰已經進入白熱化,戰鼓雷鳴,喊聲震天。

北征軍得知敢死隊接連燒燬敵軍糧草後,士氣已經到了頂點!

他們知道匈奴已經是強弩之末,隻要打贏這一仗,匈奴繼續南侵的野心將徹底被打破。

而北境無數同胞的血仇也將在此刻得報,因此人人悍不畏死,越戰越勇。

反觀匈奴軍雖然連遭挫折,卻也知道如果不能拿下白雲城,他們的結局不是戰死就是餓死,也全都是拚命的打法!

再加上鐵弗奇詭的戰術應用,一時間兩軍相持,打得有來有往,不相上下!

就在戰鬥愈來愈激烈時,北麵忽然火光四起,轉眼間已經映亮了半麵天空!

冒頓單於大驚道:“是咱們的大營!”

想不到華族軍隊居然趁亂繞後,把他們的營帳給燒了!

沉默了許久後,鐵弗終於開口道:“他們終於出現了。”

“誰?”

冒頓單於回過頭,滿臉疑惑地盯著鐵弗。

“就是那隻數次燒燬我軍糧草的華族隊伍!”

北征軍自然不可能在數萬匈奴人的眼皮底下繞到後方去燒營帳。

雖然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營帳已經無關緊要,但無疑會再次對正在血戰的戰士士氣造成打擊!

果然,戰場上爆發出大華士兵的嘲笑聲和怒罵聲。

“匈奴狗,家都燒冇了,還打什麼?”

一名華族兵一麵哈哈大笑,一麵手持大刀向匈奴腦門上砍去。

那匈奴兵雖然聽不懂對手在說什麼,但也能猜出一二,既絕望又羞愧,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地弱了幾分!

“衝啊!二爺來了!咱們可彆讓二爺失望啊!”

另一名華族勇士將一枝長槍舞得風馳電掣,轉眼間已有數名匈奴兵死在他槍下。

他正是被唐庸派回白雲城報信的黃凱,決戰開始後自告奮勇出城殺敵!

唐庸十名隊員,最後隻剩下他一人順利回到白雲城,可想而知他的一身武藝不容小覷。

正如鐵弗所猜測的,匈奴大營的這把火大大地打擊了匈奴的氣勢,而北征軍越戰越勇!

此消彼長之下,差距很快就出來了,匈奴已經出現了潰逃的跡象!

冒頓單於心急如焚,下令道:“有敢臨陣退縮者,立斬!”

就在此時,遠處的火光中一隊人馬如神兵天降般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便聽一人長嘯道:“金陵唐庸在此!匈奴賊子速速受死!”

唐庸這一聲長嘯運足了十成十的功力,如虎嘯山林,雁鳴長空,聲聞數裡,有開天辟地之威!

在十數萬人的廝殺聲中竟能清晰地傳入每個人耳中!

緊接著,身後近千戰士齊聲大喊道:“大華敢死隊在此!匈奴賊子速速受死!”

匈奴兵將早知身後有一支神出鬼冇的大華軍隊,三燒糧草就是他們的手筆!

如今眼見軍營被毀,又聽到這雷鳴般宛若天神的暴喝,直嚇得膽戰心寒,汗毛倒豎!

“二爺回來了!二爺萬歲!”

“敢死隊萬歲!”

“殺光匈奴,為北境百姓報仇!”

“殺啊!二爺!殺啊!二爺!”

“二爺,小凱殺個匈奴給您看看!”

……

相反,聽到唐庸的聲音後,北征軍中爆發出震天動地的歡呼聲,疲憊的身軀重新充滿了無窮無儘的力量!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位文質彬彬的金陵才子已經成了北征軍的信仰和希望!

他創造了以一千敢死隊全殲了匈奴上萬人的神話!

他在同一個地方連續三次燒燬匈奴的糧草!

隻要有他在,自詡彪悍的匈奴軍也不過是不堪一擊的土雞瓦狗!

不知從誰開始,每向匈奴砍出一刀,嘴裡必定大吼一聲:“二爺!”

以至於很快“二爺”兩個字彷彿成了某種凝聚力量,刀槍不入的咒語,刹那間席捲了整個戰場!

“我還是想不通他是怎麼燒燬匈奴第三批糧草的!”

虎侯麵帶微笑,望著戰場上逐漸一邊倒的態勢,知道他期盼已久的那場大勝仗實現了!

“等打完仗,讓二爺親口告訴您!”

李副將長長呼了一口氣,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支曾經以死亡作為朝堂權力鬥爭籌碼的敢死隊,居然成為了北征軍大敗匈奴的關鍵。

但這也讓他此時的心情頗為沉重,他小心翼翼地問道:“大帥,您打算告訴二爺真相嗎?”

真相是什麼?

當然是,敢死隊本來就是虎侯故意派出去送死的!

虎侯根本就冇想過他們能建功立業,甚至活著回來!

虎侯默然不語,良久才道:“有人會告訴他的!那個孩子,我們以為他頑劣不堪,其實他比誰都聰明。”

唐庸策馬衝入敵陣,如同猛虎闖入羊群,每一刀揮出,必定有一名匈奴被斬為兩段,無人可擋。

他自從羅摩神功修煉至小成境界後,連數百斤的猛虎都能一掌劈死,屈屈匈奴兵豈在話下?

“二爺太神了!”

花舌等人跟在唐庸身後,看得目瞪口呆!

前幾次戰鬥唐庸都不曾親自出手,眾人都知道他智計無雙,神機妙算,卻不料還有萬夫不當之勇!

“二爺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胡大莽雖然曾親眼見到唐庸在瞬息之間製住兩名匈奴暗哨。

可如今見他在千軍萬馬之中如入無人之境,還是有些傻眼!

“活捉匈奴王,兄弟們跟我上!”

唐庸死死地盯著遠處的匈奴帥旗,暴喝一聲,手中大刀劃了個圓弧,又有數名匈奴身首異處!

眾敢死隊員這才明白唐庸的意圖,一邊奮力砍殺,齊聲大喝道:“活捉匈奴王!活捉匈奴王!”

鐵弗此時已經察覺到情況不對,向冒頓單於急道:“單於,讓三千親衛護送您離開吧!”

他知道匈奴大軍已經迴天乏術,這場大戰終於是他們敗了!

冒頓單於鐵青著臉,一言不發,帶領人馬向北方疾馳而去!

匈奴兵見唐庸直衝帥旗,自然不能讓他願,如潮水般向他湧來。

唐庸砍死了一波敵軍,立刻有一波補上,他雖然毫髮無傷,但胯下的馬卻已經被剁成肉醬!

直到大刀砍捲了刃,再看時,冒頓單於已經不見人影!

“匈奴王逃了!”

眼看那群匈奴人還在後知後覺地負隅頑抗,唐庸不得不提醒他們一下。

敢死隊員齊聲高呼道:“匈奴王逃了!匈奴王逃了!”

這一聲響徹了整個戰場,匈奴兵再也經受不住連連打擊,丟盔棄甲,四散奔逃!

隨後,整個戰場變成了一場單方麵的屠殺和追逐戰!

追趕到匈奴大營時,漫天的大火阻隔了匈奴的去路!

這支屠戮了無數大華百姓的匈奴大軍,最終等待他們的,是北征軍洶湧的怒火,無情的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