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 作品

第02章 :勤勞的梅花

    

身為家裡的大女兒,梅花自小便承擔起超越年齡的責任。

從記事開始,她的日常始於晨光微熹,當第一縷陽光穿透窗簾的縫隙便早早醒來,開始忙碌的一天。

她幫助母親打掃屋子,清洗餐具,為一家人準備早餐。

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也是她的重要職責。

她像個小母親一樣,關心著他們的飲食起居,幫他們穿衣服,喂最小的有弟和有才吃飯。

除此之外,田間的勞作也是梅花的日常。

無論炎炎烈日還是風霜雨雪,她都會跟隨父親的步伐來到田間地頭,幫忙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

她的皮膚因此曬得黝黑,但這正是她勤勞的見證。

14歲的梅花己然展露出少女的秀雅氣質。

她的雙眼如星辰般璀璨,烏黑的髮絲如瀑,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然而,由於皮膚稍顯粗糙且色澤黝黑,加上所穿的衣物略顯簡樸甚至帶有些許破舊,使得她那份獨特的美被掩蓋,未能引起旁人的注意。

大家更多關注到的是她的懂事和能乾,對此讚不絕口。

梅花對那些稱讚並不放心上,她放在心上的隻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上學。

有多少次,她挑著沉甸甸的竹筐,看著同齡的孩子們揹著書包歡聲笑語地從她身邊走過,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羨慕。

但那份渴望她隻能悄悄深藏心底,不敢輕易表露,因為她明白,那對她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家裡的經濟狀況十分拮據,不僅她無法上學,她的三個妹妹也同樣無法享受到教育的機會。

在這個家裡,隻有弟弟因為是男孩,成為了家中唯一能夠走進學堂的人。

梅花永遠記得,有才上學的前一天晚上,母親開始給他做書包,她坐在燈下,一針一線地縫製著,那是用家裡的舊衣服改製而成的。

梅花和三個妹妹圍坐在一旁,眼睛緊緊盯著母親手中的書包,臉上寫滿了羨慕和期待。

她們知道,這個書包是專屬於弟弟有才的,是他即將踏入學堂的象征。

梅花的目光在書包和母親的臉龐之間遊移,心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

她既為弟弟感到高興,也為自己的無緣學堂而感到失落。

“看,這個書包多結實,多漂亮啊!”

二妹梅枝豔羨地撫摸著母親剛剛縫製好的書包,眼中閃爍著渴望。

“我也想要。”

三妹梅葉嘟著小嘴,聲音中帶著一絲委屈,“娘,為什麼我們冇有。”

她望著母親,眼中滿是期待和不解。

張愛蘭看著她們,為難地摸了摸梅葉的小腦袋,深吸一口氣,試圖用平和的語氣解釋:“家裡的情況你們也知道,隻能供一個孩子上學。

有才他是男孩,以後是家裡的頂梁柱,所以他得先去學知識。”

梅枝和梅葉都很不滿,一句話也不說。

隻有梅花理解母親的難處,她微笑著說:“有纔去上學也好,他學了知識可以回來教我們。

到時候我們一樣能學到東西。”

此時7歲的有才正坐在一旁,手裡啃著一塊糖餅,津津有味。

小妹有弟眼巴巴看著他,口水擦了一遍又一遍。

那糖餅是父親賣了甘蔗換來的,隻有一塊,他吃得津津有味。

眼下對於他來說,糖餅的香甜比即將開始的學堂生活更有吸引力。

“哢嚓哢嚓”啃著,他偶爾抬起眼睛看看旁邊的有弟,將糖餅死死護著,至於那特意為他縫製的書包,他連看都不看一眼。

梅花注視著有才,心中泛起一絲複雜的情緒。

弟弟在家裡排行最小,被父母和姐姐們寵愛得有些嬌縱,平時不願承擔家務,也顯得較為自私。

這樣的他,將來真的能承擔起家庭的重任,成為家中的頂梁柱嗎?

梅花看著弟弟那隻知道吃的樣子,心裡滿是憂慮。

在這樣的憂慮中,夜深了,母親收拾好床鋪,整個家也漸漸陷入了寂靜。

有才手中的糖餅早己吃完,他滿意地擦了擦嘴,臉上洋溢著滿足和幸福的笑容,隨後便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天剛矇矇亮時,梅花就被雞鳴聲和窗外微風中搖曳的樹葉“沙沙”聲喚醒。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利索地穿起舊衣,輕手輕腳地下了床,生怕吵醒還在睡夢中的弟弟妹妹和父親。

空氣中瀰漫著泥土的清新,還有母親煮早餐的香氣,這香氣中混合著豬肝的鮮香和乾飯的醇厚,是專屬於弟弟的“開學大餐”。

梅花走出正屋,外麵是廚房,說是廚房其實也就是一個簡單的火灶,灶對麵擺一張桌子當飯桌,中間是一條狹窄的過道。

母親正忙碌著將飯舀進一隻缺了一角的大白碗裡,看到大女兒走來,她輕聲道:“去叫有纔起來。”

“好。”

梅花叫醒弟弟,給他洗臉,幫他穿衣服,他今天穿上的是一件母親親手縫製的新衣,本該是精神煥發的,但他冇有什麼精神,似乎不怎麼開心。

“你不想去上學?”

梅花輕聲問道。

有才點頭,聲音低沉地說:“我想在家裡。”

梅花這纔想到,弟弟從冇離開過父母和姐姐們,如今要單獨去學堂,自然會感到害怕和不安。

她輕輕拍了拍弟弟的頭,安慰道:“不怕,如果誰敢在學校裡欺負你,你就告訴姐姐,姐姐們都會保護你的。”

有才的心情並冇有立刻好轉,依舊喪著臉。

母親這時端著米飯過來,“有才,這是娘給你準備的早餐,你快點吃,彆遲到了。”

有纔看向桌子那邊,看到平時幾乎看不到的美食——豬肝炒芹菜,豆乾炒大蔥,兩條煎得噴香的小魚,還有一對紅雞蛋。

他的眼睛亮了起來,一下子來了精神,兩步就跑過去坐到桌子邊,端起碗,顧不上燙,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梅花站在一旁,看弟弟吃得如此噴香,聞著那味道,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這時,屋內三個妹妹也都被香味吸引過來,她們站在門口,眼巴巴地看著桌上的美食。

小妹最先走過去,“我要吃。”

有纔不給,死死護著,“娘說是給我的,單給我的,你們誰也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