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角 作品

第5章 羌胡叛漢朝

    

西北的羌胡之亂正當黃巾起義即將被平定之際,西部又爆發了一場叛亂。

北地的先零羌、枹罕和河關的一群盜賊發起反叛,他們共同推選湟中的北宮伯玉和李文侯為將軍,殺死了護羌校尉泠征。

金城人邊章和韓遂向來聞名於西州,群盜便引誘並劫持他們入夥,使其專任軍政,共同殺死金城太守陳懿,並攻擊焚燒州郡。

當初,武威太守仰仗背後權貴的勢力,肆無忌憚、貪暴異常,涼州從事武都人蘇正和將其問罪。

涼州刺史梁鵠害怕被牽連,想殺死蘇正和以避免自己受到朝廷的追究,於是谘詢了漢陽長史敦煌人蓋勳的意見。

蓋勳素來與蘇正和有仇,有人建議他趁機報複,但蓋勳說:“謀殺良善之人,並非忠誠之舉;趁人之危而加害之,也不是仁道之事。”

於是他勸告梁鵠說:“捆綁訓練鷹隼,是期望它能成為凶猛的獵鳥。

如今卻把它烹殺了,那麼為何當初還要飼養它呢?”

意指蘇正和是一隻猛禽,任用他擔任從事,本來就是要讓他整頓官場、剷除貪官汙吏的,如今卻因嫌棄其剛首而殺之,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梁鵠聽後,這纔打消殺死蘇正和的想法。

蘇正和去拜見蓋勳並表達謝意,但蓋勳不肯見他,說:“我這麼做是為梁使君著想,而不是為了你蘇正和。”

他對蘇正和的怨恨依然不減。

後來,刺史左昌盜用了數萬軍穀,蓋勳勸他不要這麼做。

左昌大怒,故意派蓋勳和他的屬下辛曾、孔常去阿陽駐守,想要令其因軍事而獲罪,結果蓋勳反立下多次戰功。

當北宮伯玉攻打金城的時候,蓋勳勸左昌前去救援,左昌不肯聽從。

等陳懿被殺後,叛將邊章等人就把左昌圍困在冀城裡。

左昌命人召喚蓋勳等人來援救,收到訊息後,辛曾等懷疑資訊的真偽,不肯前往,蓋勳生氣地說:“古時莊賈違反號令,因遲到而被司馬穰苴斬首。

現代的從事難道不比古時的監軍那樣嚴厲嗎?”

辛曾等人為此震懼,答應一起去救援左昌。

蓋勳到了冀城,責讓邊章等人叛變之罪。

眾人都回答說:“如果左使君早聽從您的話,領兵逼迫我們,那麼我們早就投降了。

如今我們己殺死陳懿、圍攻冀城,自知罪孽深重,投降不得了。”

於是他們解除冀城之圍,領兵退去。

叛亂的羌人在畜官圍攻校尉夏育,蓋勳和州郡聯合軍隊前來救援,到了狐槃的時候,卻被羌人打敗了。

蓋勳剩下的士兵不到一百人,他的身體有三處瘡傷,但還是堅定地坐在地上不動彈,指著一塊木表說:“把我葬在這裡!”

句就種羌的滇吾帶著人前來阻攔,說:“蓋長史是個賢人,誰殺了他,誰可就要得罪上天了。”

蓋勳仰頭怒罵說:“你們這些該死的反賊,要乾什麼?

還不快來殺我!”

眾人麵麵相覷,驚訝不己。

滇吾請求蓋勳騎上自己的馬離開,但蓋勳不肯上馬,最終被羌人抓了起來。

羌人知道蓋勳是個勇敢且有正義感的人,不敢加害,隻是把他送回了漢陽。

後來刺史楊雍推薦蓋勳擔任漢陽太守。

王允揭發十常侍豫州刺史太原人王允擊敗黃巾軍後,繳獲了宦官張讓的賓客與黃巾交結的秘信,他立即將秘信呈報給漢靈帝。

靈帝生氣地責問張讓,張讓隻得叩頭請罪,然而靈帝竟然冇有將其治罪。

張讓為此與王允結怨,他找了個罪名,將王允投入監牢;恰在此時,靈帝因黃巾被平定,宣佈大赦天下,王允因此再次被任命為刺史。

結果不到十天,張讓又用其它罪名將王允逮捕。

楊賜不忍見王允受到更嚴重的羞辱,派人去對他說:“您因為牽涉張讓的事而在一個月內被連續兩次投入監牢,恐怕是凶多吉少,請您好好考慮下,究竟是活著受辱,還是一死了之”。

那些心情果斷的下屬們都集體哭著把毒酒送到王允麵前,希望他可以自殺。

王允厲聲說:“我是臣子,獲罪於君,就應該受法伏誅以謝天下,怎能因畏罪飲藥自儘!”

他丟下酒杯,走進囚車。

後來,當廷尉將展開審判時,何進、楊賜和袁隗一起上疏為王允求情,使其最終被減免了死刑。

王允,字子師,是太原祁人,他的家族世代都為州郡的棟梁。

王允年少時,同郡的郭林宗見到他後很讚賞,說:“王生一日千裡,真是王佐之才啊。”

於是二人結為好友。

王允十九歲的時候做了縣吏。

當時小黃門晉陽人趙津貪汙殘暴,成為縣裡的一大禍害,王允到任後立即下令捕殺了他。

由於趙津的兄弟和宦官勾結,他們反過來誣告官府,漢桓帝聽信讒言,將太守劉瓆下獄處死。

王允將太守的靈柩護送回平原,廬墓三年,然後纔回家。

之後王允再度出來做官。

在任職期間,有個叫做路佛的人名聲非常不好,但太守王球卻召他來當補任胥吏;王允堅決反對,王球大怒,想要殺死王允。

刺史鄧盛瞭解情況後,忙派人去邀請王允擔任彆駕從事,將其調離王球的任地。

王允因此事而開始有名聲,最終路佛也因他而被棄用。

王允年少時就有誌於立功,喜歡誦讀經書,早上傍晚都練習射擊。

三公集體向皇帝舉薦王允,以司徒高第的身份擔任侍禦史。

到了中平元年,黃巾起義爆發,王允當時正擔任豫州刺史;他征召荀爽、孔融等人做州從事,一邊解除黨錮,一邊討伐黃巾,與左中郎將皇甫嵩、右中郎將朱儁等一起受降數十萬人。

當時,宦官們囂張跋扈,極力報複政敵,許多大臣因此死於非命。

在得罪張讓後,雖然被免除死罪,但王允害怕自己終究逃不出宦官的魔掌,於是他選擇隱姓埋名,離開京城,逗留在河內與陳留之間,始終未走遠。

平定黃巾的這年,下邳王劉意離世,因其冇有兒子,所以封國被取消了。

有些郡國生出奇異的草木,看上去彷彿龍蛇與鳥獸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