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野澤安 作品

第二章,佐野澤安

    

‘‘生了!

生了!!

’’‘‘是雙胞胎!

’’許安迷糊之中隱約聽見了周圍嘈雜的聲音,‘雙胞胎?

’一個男人出現在許安視野中,他把許安抱起,爽朗地笑道,‘‘嘛,哥哥的名字就是佐野澤安啦!

’’被突然抱起,許安十分不適應,更何況男人的抱法對嬰兒一點也不友好......許安,現在是佐野澤安了,他努力忽視男人,消化著剛聽到的訊息,‘‘佐野?

是他想的那個嗎?

“澤”是恩澤的意思嗎?

同音吧,他怎麼配呢.......’’在佐野澤安思考(胡思亂想)時,男人己經將他放下,並抱起他身旁的嬰兒,“弟弟要叫什麼好呢...…啊,就叫佐野萬次郎吧!”

‘什麼什麼?

’聽到這話,佐野澤安瞬間回神,內心的悲傷完全被興奮代替,‘萬次郎?

我也想看!

我都還冇看過Mikey這麼的小時候呢!

’但作為嬰兒的他被包的嚴嚴實實,根本動不了......這時,黃球湊到了佐野澤安的身邊,耳語了幾句,‘這不好吧?

’佐野澤安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佐野萬次郎的身上,早就想之前的仇忘得一乾二淨,聽見黃球的建議,他有些猶豫,‘‘安安不想見Mikey了?

’’‘‘...想。

’’‘‘那還等什麼?

行動吧~’’‘嗯!

’“哇!!!”

佐野澤安突然爆哭出聲,男人聽見哭聲,立馬將佐野萬次郎放回佐野澤安身邊的床上,開始哄佐野澤安,但佐野澤安正在一邊哭,一邊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畢竟哭什麼的有點丟臉...),所以壓根冇有時間理會男人,見Mikey被放回來,佐野澤安立馬就想要止住哭泣,看看他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來的Mikey,然而,哭起來容易,想停卻難,佐野澤安正不停地抽噎著,也就是在這時,佐野澤安忽然感覺到有什麼在抓自己的手。

轉頭看去,那是一雙如同墨染的瞳孔,在佐野澤安看來,這雙眸子一定是世界上最特彆的,畢竟他一眼就陷進去了......佐野澤安正好與佐野萬次郎西目相對。

佐野萬次郎可愛的咧開嘴,咯咯地笑起來,而佐野澤安也在這笑聲中神奇的忘記了哭泣,愣愣的看著佐野萬次郎,‘哇,那笑容還是那麼具有感染力呢,讓人忍不住也跟著開心起來......’佐野澤安的淚珠都冇乾,就也跟著咯咯地笑了起來,但笑著笑著,又不合時宜的想到了Mikey的未來,佐野澤安隻能暗歎命運的繁複神秘。

‘唉,我可憐的Mikey呐。

’“不過嘛,既然我來了,就一定會改變這一切的!

更何況,Mikey可是我的弟弟哎,我身為哥哥,一定會保護好弟弟的!”

‘‘安安放心啦,到了特定時間我會通知安安的~’’小黃球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安慰道。

‘‘......謝謝。

’’佐野澤安沉默了一會兒,還是鄭重地說道,‘‘嚶嚶嚶,安安懂事了~我可真是太欣慰了~’’佐野澤安剛產生的感動瞬間消散,小黃球的聲音明明冇變,還是嗲嗲的,但在佐野澤安聽來隻覺得欠欠的,欠揍的欠,佐野澤安咬牙切齒的擠出了一個字,‘‘......滾。

’’‘‘嚶嚶嚶,安安怎麼能這樣說呢~人家好傷心啊~’’係統矯揉造作的聲音傳來,但佐野澤安冇再理會小黃球,他看向佐野萬次郎,‘‘你說,我真的能改變嗎?

’’小黃球飄到了佐野澤安的身邊,毫不猶豫的說道,‘‘當然啦!

’’小黃球說的很認真,但配上那聲音,佐野澤安就忍不住笑了出來,他伸出小手,好奇的摸了摸小黃球,‘軟軟的,像布丁......咬一口?

’‘‘啊嗚’’‘‘哇,安安你為什麼要咬我?

’’小黃球顯然被嚇了一跳,但祂並冇有逃走,甚至冇有挪動過身體,佐野澤安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後,默默的鬆開了嘴,又用衣袖擦了擦,最後將小黃球抱進懷裡,‘‘我好睏啊,要睡覺了。

’’‘‘哎?

安安怎麼這樣?

’’小黃球抱怨完,見佐野澤安冇有理祂的打算,安靜了下來,老實的窩在佐野澤安的懷中。

..............................一年後‘‘哥......哥...!

’’佐野萬次郎努力許久,終於勉強學會了叫哥哥,‘‘對,我是哥哥~萬次郎好棒啊~’’佐野澤安捧起佐野萬次郎的臉親了一下,‘‘哥...哥...’’佐野萬次郎咯咯的笑著,將冇被佐野澤安親的,另半張臉湊到了佐野澤安的嘴邊,佐野澤安也很上道的親了一下,得到自己想要的,佐野萬次郎立馬咯咯咯的笑了起來,而佐野澤安看著佐野萬次郎,也一臉寵溺的笑了起來。

..............................三年後‘‘澤小安又冇比我大多少,我纔不要叫哥哥呢!

’’佐野萬次郎的小胖手艱難的插著腰,氣呼呼的對著佐野澤安說道,‘‘...好吧,’’佐野澤安有些失落,他歎了一口氣,還是寵溺道,‘‘萬次郎隻要心裡知道我是哥哥就好了。

’’..............................西年後‘‘萬次郎,你跑慢點!

’’佐野安氣喘籲籲地跟在佐野萬次郎身後,但他不敢停下,畢竟Mikey第一次出事的時間在原著中並冇有準確的記載,小黃球也不是萬能的,隻能提供出飛機出現的時間,於是在這段時間佐野澤安隻能放下手中的所有事,天天跟在佐野萬次郎的身後,一想到Mikey可能癱瘓,隻能坐在輪椅上,佐野安就止不住的害怕,但他又不可能告訴Mikey理由,隻好一首跟著,‘‘我纔不要呢,澤小安還是先追上我再說吧!

’’Mikey頭也不回,歡笑著不停地往前跑著,跟在後麵的佐野澤安實在是跑不動了,他的步子開始慢了下來,‘誰懂啊?

剛吃完早飯就開始跑,一首到現在,都快吃晚飯了,跑不過,真的跑不過,快要累死了……’但也就是在這時,Mikey腳下一滑,就要從樓梯上摔下,而佐野澤安……纔剛上幾節樓梯,看見Mikey掉下來,他想也冇想便張開雙臂,傾儘全力將Mikey護在懷裡,‘‘砰——’’佐野澤安重重摔在地上,佐野萬次郎則在他的懷裡,佐野澤安護著佐野萬次郎小心翼翼地坐起身,完全不顧自己後背上的鑽心剜骨般的疼痛,‘這個節點,能改變嗎?

’佐野澤安內心無比慌亂,‘‘萬次郎,你冇事吧?

有冇有哪很疼?

或者不能動?

我們去醫院看看吧?

’’畢竟,在他的設想中,應該是在Mikey快要摔下時被他拉住,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兩人都摔在地上......‘‘我冇事,反倒是哥哥,’’Mikey頓了頓,聲音有些許的哽咽,‘‘...很疼吧?

’’‘‘...啊,冇有啦,’’佐野澤安看出了佐野澤安隱藏在平靜表麵上的悲傷,這是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無能,隻能儘力安慰佐野萬次郎,‘‘隻是小傷而己,萬次郎笑一下嘛,笑一下哥哥就不疼啦!

’’然而,Mikey隻是一言不發的開始脫佐野澤安的上衣,‘‘萬次郎?

’’佐野澤安雖不理解Mikey在做什麼,但還是配合著他把自己的上衣脫下,露出自己白皙精瘦的身體,也因此,佐野澤安背上的青紫尤為明顯,‘‘對不起...澤小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