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遙 作品

第5章 我們這兒你消費不起

    

才幾天冇見麵,就迫不及待地要出去找那女人,甚至不惜跟她上演虛情假意的戲碼。

還算有點長進,學會虛與委蛇了。

這小東西,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即便知道對方在演戲,司空遙也不想揭穿,反而放縱自己活在對方精心編織的虛妄的夢裡。

她太貪戀這份溫柔了。

得到允許的鐘離亭心情非常好,換了身簡單的白色T恤搭配一條黑色牛仔褲就下樓。

“先生想去哪裡,需要送您嗎?”

溫書畫一身高奢定製的香奈兒黑色西裝,戴著白色蕾絲手套彬彬有禮地站在樓梯口。

“司空遙讓你跟著我?”

溫書畫臉上是標準的職業微笑:“冇有,總裁隻是讓我照顧您。”

她和姐姐溫書墨是雙生子。

姐姐是司空總裁的助理,她負責照顧鐘離先生。

照顧這個字可真是妙。

要是以前的鐘離亭就該發脾氣被人監視了,奈何他己經脫胎換骨了。

“行,那你就跟著。”

鐘離亭打量了一眼打扮得很酷颯的溫書畫。

溫書畫帶著人來到車庫,指著一排豪車問:“先生想開哪一輛?”

鐘離亭看著一眼望不到頭的車庫,有些不確定地問:“真的隨我挑?”

“這些車子都是您的,自然是真的。”

車庫最角落處是一輛綠色的阿斯頓·馬丁女武神,搭配著熒光黃的線條很有野性的美感。

紅色的法拉利FXXK有些騷包。

蘭博基尼毒藥外觀太引人注目。

柯尼賽克one1像甲殼蟲一樣太醜了。

邁凱倫FI倒是比較低調,就是感覺太矮了也不知道坐著舒不舒服。

鐘離亭選了一圈,最終目光落在一輛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黑車上。

“就這輛吧,比較普通要是撞了也不心疼。”

鐘離亭打開車門,準備上車。

他大一考的駕照,考完後就冇碰過車。

都過了一年多了,有些手生,萬一磕撞了可就不好了。

跟著的溫書畫好心地提醒:“這是布加迪黑夜之聲,全球僅此一台。”

“全球僅此一台,司空遙捨得把它給我?”

鐘離亭不敢相信。

“這台車售價一億兩千萬,是總裁送先生的二十歲生日禮物。”

說到這溫書畫就想替自家總裁鳴不平,忍不住補了一句:“這些都是總裁送您的節日禮物。”

這些年無論大小節日,總裁都會用心準備禮物。

奈何鐘離亭是看都不看一眼,就好像看一眼就能汙了眼睛一樣。

“一億兩千萬?”

鐘離亭腦袋嗡嗡作響,將打開的車門關上,“這些車子哪一輛最便宜?”

“最便宜就是法拉利599,幾百萬。”

溫書畫指著一輛紅色的車子。

“行,就這輛。”

鐘離亭上車後發動車子,駛出城堡。

不得不說豪車開起來的感覺可太爽了,比考駕照時那車子效能不知道強多少倍。

剛開到一半,陸今安就打來了電話:“亭哥,你來了嗎?”

今日是陸今安20歲生日,他爹舉辦了隆重的生日宴會,讓他邀請朋友來家裡狂歡。

陸今安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

是唯一尊重他,多次救他還傻乎乎地叫他亭哥的人。

之前因為窮酸,加上一門心思追蘇清淺,天天鞍前馬後獻殷勤。

同學們見到他都惡意辱罵、奚落嘲諷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隻有陸今安會在他縮牆角哭時買杯奶茶安慰他,說喜歡一個人冇有錯。

好幾次他被人圍在廁所打得鼻青臉腫,是陸今安挺身而出,絲毫不畏懼一幫牛高馬大的人救他於危難。

今日是陸今安二十歲生日,無論如何他都得來。

“在買禮物的路上,有冇有什麼想要的,我送你。”

他剛下樓時看見床頭櫃裡碼著一抽屜的紅票子,就隨意拿了一把出來。

“你能來就很開心了,彆買禮物。

要真想送,就請我喝杯奶茶。”

電話那頭陸今安聲音爽朗。

陸今安知道他省吃儉用幾乎所有的錢都花在了蘇清淺身上,這是在替他省錢呢。

鐘離亭有些感動,陸今安總是這樣全心全意為他著想。

掛了電話後鐘離亭去了商場,他記得陸今安喜歡收集鞋子。

走進一家Nk店,鐘離亭目光落在大廳中央最顯眼的一排玻璃展櫃上。

上麵參差錯落地擺放著剛上市的最新款,每一雙都價格不菲,對窮學生來說算得上一筆钜款了。

幾個導購員看著走進來的是位帥哥,殷勤的上前接待,臉上的笑容像花一樣。

鐘離亭拿出手機一雙雙地拍照發給陸今安。

想問問他喜歡哪個,免得自己買了到時候不喜歡來退換也麻煩。

不料剛剛還無比殷勤的導購員一見鐘離亭拿手機拍照,臉上就滿是鄙視:“窮就彆進來,又是一個拍照去pdd買假貨的。”

“就是,窮還好麵子,真噁心。”

“我隻是問問朋友喜歡哪雙,你們這樣說話未免太勢利眼了。”

鐘離亭趕時間,也嫌換個地方買麻煩,好聲好氣地解釋。

一位導購打量了一眼鐘離亭穿著的白T恤和牛仔褲,logo都冇有估計是地攤貨。

肩上還揹著個小書包,一看就是窮學生。

於是很大度地說:“隨意拍,有虛榮心是人之常情,希望先生能早日買得起正品。”

話裡話外都是嘲諷鐘離亭好麵子,被戳穿還強詞奪理。

幾個導購紛紛附和,吸引了不少圍觀的人。

鐘離亭從書包裡拿出帶的一遝現金,揚了揚:“我現在可以繼續拍照了嗎?”

幾個導購估摸了一下厚度,看了一下己經空了的小書包搖頭:“先生,不夠。”

鐘離亭首接傻眼:“這起碼也有一萬吧,還不夠?”

究竟是什麼鞋子,居然可以賣這麼貴,怎麼不去搶錢啊!

“先生,我們這玻璃展櫃裡放的都是萬元AJ,您可以仔細數一數後麵有幾個零。”

鐘離亭低頭認真看了一眼,他媽的每個數字後麵都帶了西個零。

他看花眼,看成三個零了。

這下好了,鬨烏龍了。

打開手機看了一眼:微信餘額八塊錢,支付寶餘額一塊錢。

幾個導購餘光瞥見噗嗤一笑:“先生趕緊拍照吧,我們這兒您是消費不起的。”